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法治观察 查看内容

良知——法律职业精神的基石

2017-3-30 17:37|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234|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违背基本常识、失去普通良知的专业,越精致的法律程序与逻辑推演,就越意味着反动与不公。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
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良知——法律职业精神的基石
——读《法律职业的精神》兼评辱母事件

(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敬请联系作者)
《法律人的职业精神》买来已超过三年,“书非借不能读也”,买来的,似乎总会被搁置到封面生尘。
事实上,被搁置的不止是《法律人的职业精神》,还有《论法的精神》、《朝夕问道》等等同类书籍。时间紧张是个永远的借口,去年开始的读书计划,后来因为“熊猫书院”网络读书活动又被占去不少时间,书本的阅读就更其减少。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在网络阅读之外,翻阅了几本甚至堪称大部头的书,主要是最高人民法院推出的几本,比如《民事诉讼法》条文理解适用之类,原因很简单,办案需要,业务需要。
所以,能不能开卷,时间固然很重要,但关键还在于读者的心态,想不想读才是最关键的。
啰嗦这么多,并非为懒惰开脱,而是因为选择,有意无意地选择,让现今的阅读变成了一种压缩兴趣的活动,甚至是工作。
然而,人终究不是工作机器,吃喝拉撒睡之外,我们还需要有思想的营养与思维的锻炼,甚至,在充填满足脑细胞的信息索取之需后,法律人,尤其还需要技术信息与业务活动之外的营养补充,那就是职业精神的填充、稳定、再打磨、锤炼。
年初的业务忙乱之余,常常不免心生恐慌。这恐慌,既来自理想的职业定位的再思考,也与现实的专业方向的权衡有关。坚守六年之后,职业病法律维权业务依然在夹缝中挣扎,弃之可惜,坚守不易。困顿时,惟有运动与阅读可予排遣。而此时的阅读,目光自然会转向那些平时较少关注的职业与行业思考类的书籍。
美国律师、法官罗伯特·N·威尔金的《法律职业的精神》正是这样一部著作。
法律之于西方,有些类似礼教之于中国,于宗教显化之前即早已存在。因此,在我看来,西方的法律与宗教其实很难分得清谁催化了谁,也许二者共根而生,相辅相成。
悠久的法律文化,自然催生了古老的法律职业,虽然作为一种职业,至少在罗马法复兴之后很久,法律人才日渐成为整个社会倚重的群体,但法律人的职业精神,却并非一日蹴就。甚至可以说,法律人的职业精神,或者说法律职业的精神,其中最基础也是最关键的要素,其实早已孕育,商业因素的制度化并且高度发达,对法律职业精神的影响,更多的是冲击和拷验,仅仅从自然生长的规律来说,近现代乃至后现代商业化运动对于法律人职业精神的成长、成熟和持续的演化、发展才具有了积极的意义。
这其中,社会对正义的追求,对公平的渴求,通过自身的努力,更通过对法律人的委托,成为了法律人永恒的职业主题,而良知,和对良知的坚守,则是托起这一沉重主题的坚挺的基石。很难想象,一个连良知都缺乏的法律人,会自觉地追求公平正义,更遑论帮助社会公众实现公平正义。
所以,在罗列了从古希腊到古罗马再到近代法律革命的漫长历史资料之后,作者直陈世俗之物对法律人的诱惑极易导致其精神力量的淹没,跟着激情昂然地宣称:“但是一个伟大的法律人的目标,如同他所支持的法律的目标一样,是正义;正义在本质上是无私的,因为它考虑到所有人的利益。法律人对宇宙中道德秩序有一种终极的、深厚的信念……法律职业的精神与所有的精神境界和睦相存。”
如果说法律人的职业精神在中世纪以前,因为社会发展的整体限制,而失之专业与技术的粗放,在当时的粗犷的社会生活语境下探讨法律人的职业精神,或许相对更为纯粹更少细节的干扰,因而社会和职业群体自身对职业精神的界定反而更易明确,那么,在经历了血与火的社会革命之后,在经历了资本与道德的无数次冲突之后,法律日益固化,法律职业则日渐老成,精致的法律专业技术,已然成为后来者探讨职业精神最难抛开的缠绕,那时节,法律人极易沾沾自喜于技术的成就,沉缅于所谓专业精进的伪善,直到极端反差的出现,直到逻辑严重背离常识、专业完全忤逆良知。
近期热议的山东辱母事件,或许正是这样一个节点,一根刺穿法律人精美面具的芒刺。
关于辱母杀人事件,网络讨论已经很多很深也很专业了,笔者无异再来续貂。作为法律人,我们都会相信或者至少是理解聊城中院的一审判决,毕竟还是顾及了案件事实:高利贷、催债、暴力与侮辱、一死三伤等等,所以,诚如众多业内人士所称,如果完全没有考虑到死者的特殊过错,法院不可能会作出无期徒刑的判决。
但即便如此,舆情依然哗然。较为主流的观点坚持认为于欢属于正当防卫,充其量也只能算防卫过当,因此,无期徒刑显然太重。
与之针锋相对的,则是另一种论调,认为受辱的母亲也不过是高利贷游戏中的一环,同时兼涉非法集资等案,换句话说,也好不到哪去,甚至,无非是黑吃黑。
相比而言,如果说前一种观点毕竟还带有法律专业的思辨意味,后一种观点则基本上已偏离法律,完全是道德评价的意味了。如果按这种逻辑推理下去,是不是高利贷参与者就不能保有基本的人格尊严了?
以案发当时的情景,当母亲被人当众侮辱,报警无果,正常人必然要愤起自卫,也许有人会说强迫喝尿、露生殖器之类不是已经过去了么?但不要忘记,在数次报警求助无门甚至反倒招来更加恶劣的报复之后,再次报警未能得到当场的处置,死者等人随即围拢并予抱、拖等肢体接触,普通人都会作出同样的判断:自己和母亲将会遭遇同样甚至更为不堪的暴力和侮辱。那么,当此之时,情急之中,找到任何自卫工具(不巧刚好是一把刀!)奋力自卫,就成为当事人的不二选择,否则,傻瓜或者无能者才会坐待变本加厉的折磨再次上演。
要我说,这就是常识,作为人,正常人,面对同样的场景,必然会作出类似的判断和选择。
一审判决之所以被非议,恰恰在于对这一常识的否定。
单从字面表述,甚至结合在案的部分材料,也许很难指责一审判决的反常。警察尚未远去,极端侮辱行为已然过去,欠债又是事实,讨债催债并不违法甚至合情合理,即便但有冲突,似也情理之中。因此,“严格”按照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排除了“正在发生的不法侵害”,自然就不构成正当防卫。
有关一审判决此节逻辑的批判,网络已是泛滥,不再赘述。只想再强调一点,一审法院如此判决,形式上从法条到判决,从书面到书面,恰恰漏掉了现实,忽略了常识。
因为,从常识反推判决,我们不难发现荒唐,如此高标准的限定条件,除了最终实际出现完全禁止正当防卫的局面,法律其实毫无意义,有害无益。
法律当然不会这样规定。
但法律人却恰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法律不会自己说话。
法律人的说话事实上已背离法律宗旨。
背离法律宗旨,从而违反生活常识,违背人伦良知,正是法律职业精神的背叛。虽然,从法律文本出发,到判决结论的作出,其间彰显的都是法律人引以为荣的专业精进,只是,违背基本常识、失去普通良知的专业,越精致的法律程序与逻辑推演,就越意味着反动与不公。
从这个意义上,辱母事件所涉一审判决,不过是现今众多匪夷所思判决中的又一例,不过是再一次表明,我们的法律人,离法律职业的精神,一不小心又偏离了一大步。(2017/3/29 23:0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17-8-23 01:09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