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查看内容

后记:另一场马拉松

2018-12-6 16:29|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53|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本文系管铁流律师专著《以案说法——职业病法律维权实务》后记。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这是一本主要从患者角度透视职业病法律制度的小书。

有幸借助读者诸君的手开启或凝重或不屑的翻阅之缘,我希望,内中的字句,能够给到您哪怕是一点点有关职业病的感知:哦,职业病,看来和工伤是不太一样……那我就很满意了。
写一本有关我国职业病法律方面的书,是我,一个专注职业病法律问题七年有余的执业律师,思虑良久、踌躇再三也蹉跎经年的想望。
从2003年首次接触并经手职业病个案,至今已有十四年,比我正式从业还早了两年;
从2009年以执业律师身份接触职业病病人,至今已是八年,那时我已从业四年;
从2010年开始代理职业病个案,至今也已超过七年。
很难说清楚为什么会选择职业病法律这个“小众”到不能再“小众”然而也是“大众”到不能再“大众”的专业领域,并且一路走到现在,象经常有朋友问起的那样,我只能假装超脱地说:偶然,无非就是干活呗。
自然是偶然罢。最初接触职业病个案,是因为身边的亲友患上了可能与工作环境有关的病,而执业后首次接触职业病病人,也是因为长期关注劳动与社会保障法律问题,从而就有了更多的和可能是职业病病人的劳工接触的机会,至于首次代理职业病个案,也就更是因缘于劳工群体的逐渐认可。
所以,无论是最初的接触,还是后来的专注,其实也是一种必然。源于对劳动法的兴趣,源于对劳动权的关切,更源于对劳动者的同情。
但只有在持续关注职业病病人这个群体,并且深入探究职业病法律制度之后,我才渐渐发现,职业病法律维权与制度反思、建设,远不是当初臆想的那么天真、那么写意和那么行云流水,而活脱脱的就是在进行一场看不到终点的马拉松赛:旷日持久,身心俱疲,想过放弃,有过懊悔,但脚步依旧迈进在赛道上,至今,也许今后。
提起职业病,人们会有多种语境的理解。
完全不了解的朋友,会很自然地联想到特定职业比如警察对安全信息的高度敏感,比如销售员对业务信息的条件反射,碰到这种情况,人们通常会开玩笑地说:瞧你这职业病!
多少了解些的朋友,会很关切地问:管律师,当教师的咽喉炎,做司机的腰椎病,坐办公室的鼠标手、肩劲椎痛,是职业病吗?
从事临床医务的朋友,可能还会有些许的不耐烦:职业病?太麻烦了!
而即使是法律界朋友,甚至包括一些专攻劳动法的同仁,谈及职业病,也许一脸轻松:嗨!职业病么,工伤!
但真正了解职业病的人,比如说职业病病人,其感同身受后的体悟,远比一般专业人士来得深刻,他们知道,职业病,如果时光能倒流,谈虎色变,避之不及,而如果能有改变的机会,首先就该把职业病从统一的工伤保险中单列出来,否则,从诊断到鉴定,再到待遇申请和后续保障,太难太难了。
幸运的是,我当然没有患职业病,并不是职业病病人,甚至也不是职业病病人的家属。
但在过去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我却接触了上千的职业病病人,每年提供的各类职业病法律服务也数以千计,直接代理的个案至少超过三百宗。他们的音容笑貌,他们的怨天尤人,他们的生死病痛,甚至他们的出尔反尔、极端偏执,早已如同鹏城上空的雾霾与蒸汽,烙入了我的记忆,我的生活。
印象中有几件事情特别深刻。
一宗五人同时起诉的职业性尘肺病晋级待遇系列纠纷案,二审开庭前夜,忽然接到带头患者电话:老代走了!顿时错愕,想到患者们十几年前在宝石加工厂玩命干活赚钱养家,因为尘肺病又拖垮家庭,后续待遇的争取已然初步获胜,只等二审维持了,人却说没就没了。然后第二天开庭前,又接到带头患者电话:老代醒了!可谓刺激不轻。问过,才知道头晚老代已被医院下达死亡通知书,家属想着人不能老在外面,就雇了台面的连夜翻山越岭地往回运,结果,也不知道是颠簸得太厉害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老代居然半路上又活转过来了!
一位白血病患者,三十多岁,壮硕如牛,申请职业病诊断很快被确诊为职业病,但三个月后由用人单位提起的首次鉴定又否定了这一职业病结论,并且在半年后再次鉴定中仍然未能确诊为职业病。患者不服,向各级安监投诉,引起省安监部门重视,并展开调查,案情似乎有了转机。某天清晨,微信上患者发来信息:老何今早走了!正纳闷,信息又来了:我是他老婆,谢谢您对他的帮助!顿时泪目。后来通过患者朋友得知,那段时间老何因为未能诊断上职业病并且眼看着企业提供假资料却无可奈何,郁闷日久,当天老何起床即感不适,家人也未太在意,留他一人在租住的房间休息,下床后,老何直接后脑着地倒下……
另一位白血病患者,刚大学毕业,进入富士康工作,前途一片光明,一年多后发病,住院治疗一年多后,病殁。走前申请职业病诊断,单位说不存在相关危害因素,求助卫生部门,调查得来的信息也不能确定存在相关危害因素,诊断结果未出,患者先走了。四十多岁的母亲料理完儿子后事,坚持要求继续诊断、鉴定,申请省级鉴定时找到我。见过两次面,一次是委托,坐汽车从湘西老家连夜赶来律所,另一次是补充鉴定材料,同样是连夜从武汉坐汽车赶来律所。问她怎么没在老家,她说老家田地少,收入低,就托人找到武汉打工,赚点钱继续为儿子讨说法。截止目前,省级鉴定程序已有一年,结论依然遥遥无期。万一省级鉴定不是职业病呢?不敢往下想。
……
如果说命运的不公让这些职业病病人出身卑微,不幸从事了接触有毒有害因素的工作,并患上了职业病,这种源于出身、源于前选择的社会背景和分工差异,令到他们成为十数亿国人中尴尬的另类,这样一种失衡,他们也许会哀叹和不平,但至少还能寻个慰藉:人嘛!
但制度设计的障碍,导致他们对社会保障福利的期许从热望变得伤痛、愤懑最后冷漠,失望于外界,弃舍于自身,无论如何,这都不应该是一个文明、发达如我泱泱中华的国度为所有。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障碍令职业病病人不满,事实上也令到相当多的用人单位难于接受呢?个中到底存在怎样的不协调?
我想我应该对此说点什么。
于是想到写书。
最早的想法,是从理论上探讨、分析职业病法律制度,借鉴域外经验,针对国内现状,求得未来发展,但很快这种想法被自己否决。因为,我的知识储备,我的学术水平,暂时还达不到这样一种高度。与其勉为其难,效果尴尬,不如另谋他途。
2013年3月至6月中,我曾有过一阵职业病法律写作的高峰,并因此留下了近三十篇《职业病法治观察系列》与《职业病病人法律维权记录系列》,原本还想写得更多,后来也就搁下来了,感觉这样的写法还是起不到应有的效果,难以让公众加深对职业病的认知。
直到2015年,曾经一同求学于北京公益律师培训班的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的殷清利律师,以其力推5部专著的丰富经验,点拨我应写写案例汇编。于是茅塞顿开。
但此后一年中,虽然连书稿题纲都已列出,却迟迟动不了笔。案务缠身是一方面,更多的还是担心一直代理职业病病人,即使搞案例汇编,也容易被人指责角度问题。
直到去年11月,一场不期而至的深圳马拉松赛,让我平添了创作的勇气,比赛当天即搭乘飞机赶往安徽、江苏多地进行立法调研期间,再次和深圳市律师协会创新委员会负责专著出版事务的李兰兰律师交流,又有幸与出版过专著的卢林博士大律师“同房”,几番交流沟通,本书的写作于是提上了日程。
本书选取了较有代表性的职业病法律维权个案凡33例,从职业病诊断鉴定到工伤待遇申领再到民事赔偿的主张,涉及职业病诊断鉴定制度、工伤保险制度、劳动合同制度、侵权损害赔偿制度、劳动仲裁与民事诉讼制度等方面。需要强调的是,这33个案例,均为笔者亲自参与,除去张昌年案未直接代理(实际上也全程关注并在部分阶段有电话、网络跟进)外,其他30个案件均由笔者代理,并且绝大部分是全程代理,可以说对案情的了解与把握非同一般,而经由这些个案反映出来的职业病保障制度上的问题,笔者也作了力所能及的评析和延伸。出于对患者隐私的保密,除个别已公开的案件外,本书所选案例大多采用了化名。另外,不无遗憾的是,笔者代理的个案中还有些非常典型的,因为各种原因,患者婉拒纳入本书。比如某位白血病患者,都已经诊断为职业病了,因为用人单位提起职业病鉴定,致无法申报工伤,然后病情忽然恶化,急赴北京大医院救治,因为骨髓移植花费上百万,均通过老家多方贷款筹措。但工伤认定下来后,社会保险基金却拒绝报销这笔百万医疗费,理由是当初的转院治疗未经社会保障部门同意。问题是那时患者连工伤都没认定,向谁又能怎么个申请法呢?好在后来通过交涉,最终和解,但患者毕竟仍自行承担了数十万的医疗费。
案例之外,我将近年来职业病法律服务中思考的成果列于其后,取名“建设篇”,希望通过这种建设性思考,找出可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哪怕是粗浅的,毕竟是真诚的,也希望能尽绵薄之力。
而作为附录篇的《职业病法治观察系列》,之所以还是想将这些文章附录于此,自忖当初的思考和行文其实已经相当成熟,后来至今所做的,只是继续充实这些思考成果,而且至今尚未有重大突破。因此,转录于此,相信对读者加深对职业病问题的了解应该有所帮助。
所以如此成书,主要是想通过切身的办案体会,力求真实地向公众反映现今职业病法律制度的实施情况,并以此求得大众对职业病法律制度的关注,倘能因此而对制度建设尽到一力半劲,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自然,作为一名普通律师,既无医学专业背景,亦无相应社会资源,仅仅出于同情和兴趣,并且仅仅从患者角度切入,对一整个职业病法律制度品头论足,个中短长,欢迎拍砖,疏漏之处,亦是难免,只是希望不要因此而令读者引起不必要的误解甚至误导。
而最终本书能够付梓,并且有幸公诸于世,回头想想,对家人,对朋友,对社会,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绝不是自谦,或者套路,而是真诚的感谢。
借着出书的机会,我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父母,并且尤其是我的母亲。父亲作为遗腹子,出生不久即由曾祖父曾祖母抚养长大,在依旧讲凭宗族势力的老家农村,父亲的成长究竟有多艰难,我儿时的记忆大概足够印证。然而,父亲教给我更多的是老实厚道和脚踏实地,而他与生俱来的聪慧却不幸并未遗传给我,呵呵。倒是母亲,赋予我足够的后天可成的素质,包括坚韧,包括勇气,包括未必讨人喜欢的同情弱者与打抱不平。而更让我受益终生的,则是二老在赤贫的农村老家土里刨食靠天吃饭,却供我读书上了大学,并且有幸选择了法学。
跟着,我要感谢我的妻子。她的冰雪聪明曾令我自卑无限,而她为人的大度大气、善良却勇气惊人的美德,以及对美的近乎天生的精准把握能力与生养两个子女并一手拉扯调教且安之若素的非凡,甚至令我常常自我陶醉,深生有妻如此夫复何求的傲骄。因为贤妻的全力扶持,我才能在一无所有且债台高筑的当初在竞争激烈的深圳律师界存留下来,并且,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完成这本于她毫不相干的非常自我的书稿。
谈及书稿的完成,我自然还要感谢我们律所——广东华商(龙岗律师事务所)和我们团队——CC团队,并且特别要感谢我的助理也是我的徒弟——尹晶律师,她在刚出大学校门时找到我,并且坚持以劳动法为主攻方向,从业一年多以来,帮我处理了上百件职业病个案,浩繁的案头工作,难以想象都靠她柔弱的身子去完成,尤其是本书写作过程中,尹晶律师更是连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帮我整理了三十多个案例的案情说明。职业病法律服务,需要这样能干而且肯干的年轻法律人。
此外,我要特别感谢的,是职业病病人群体,你们给了我研究的动力,经由你们,我对这个社会,对相关的制度建设,从此有了更为深刻的体认。
最后,法律出版社和深圳市律师协会能够牵手合作,并且将此次出版的机会给了我,资深编辑程岳老师多次电话、网络不厌其烦地沟通指导,又利用来深出差的间隙约见我,确保了本书的顺利出版。对此,怎样的言词也无法表达我的感激。
自然,给予我帮助的远不止上文提到的诸位,甚至书稿的完成也离不开众多限于篇幅无法在此一一具名朋友的帮助。在此,我要衷心地说一声:谢谢大家!
我爱你们!
我想,未来,不久的未来,经由各位亲友的帮助,我还会再次推出职业病、安全生产乃至行政法治方面的思考成果。
因为此次出版规则要求,书稿须在9月15日完成并提交,行文仓促,终于勉成。而两天之后,我将有幸参加有“国马”之称的北京马拉松赛,说是比赛,对于我等业余跑者,更多只是一种大众娱乐,而在四到六小时的长途奔走之后,我来过,我完赛,我奔跑,我健康,彼时的快感与收获,自然不是竞技体育中名次与奖金所能比拟。
忽然想到,本书交稿之时,无论最终能否面世,于我,在经历了六七年的专注之后,未必称得上专业,但却终于是有了一个阶段性的工作成果,就象一场马拉松,15公里、半程、30公里、38公里……每一个节点都会有不同的反应,和不同的对策,那么,职业病法律维权与研究,在我,也就成了另一场马拉松,并且,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更需要毅力,惟有坚持,始能继续向前。
一切,在路上……
2017年9月15日11:40分
于华商龙岗

       《以案说法——职业病法律实务》在京东、当当等网站上均有销售。
        网购参考地址:
        京东:https://item.jd.com/12464665.html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18-12-19 13:39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