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查看内容

分享几个职业病故事

2024-3-5 09:46|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217|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作者按:本文系作者在2024年2月29日大爱清尘第十二届推动尘肺病农民工问题交流推进会上所作主题分享《应当尽快建立职业病专项保障基金》的第一部分内容。】故事1:江西人老熊,生肖属牛,体格如牛,秉性如牛,实诚 ...

【作者按:本文系作者在2024年2月29日大爱清尘第十二届推动尘肺病农民工问题交流推进会上所作主题分享《应当尽快建立职业病专项保障基金》的第一部分内容。】
故事1:江西人老熊,生肖属牛,体格如牛,秉性如牛,实诚,倔强。1996年至1999年在福建某煤矿井下挖煤,工作积极,先后获得“先进生产工作者”“十佳采煤能手”等荣誉称号。1999年根据煤矿井下农民工三年轮换要求,老熊离开煤矿。此后,该煤矿几经改制。2014年开始,老熊自感肺部不适,欲寻求职业病诊断,但被要求先明确劳动关系。信访未果,2015年老熊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确认与原煤矿改制后的企业存在劳动关系,案经一裁两审均未获支持,诉再省高院也未果,此后,老熊持续通过信访等渠道寻求职业病诊断未果。2020年后,老熊肺部病情非常严重,求助职业病律师团,2021年正式委托,先通过直接向江西省职业病防治院沟通寻求诊断未果,2022年初向福建当地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煤矿企业承担职业病诊断责任,仲裁未予受理,再起诉到法院,获得支持。我于2023年1月3日通过微信向老熊发送一审判决书,老熊很开心,表示感谢;十天后我又微信告知煤电企业上诉的信息,当晚老熊16岁的小女儿通过老熊微信号回复:她爸已于一周前病殁……随后通过老熊堂叔得知,老熊妻子文盲,长女智障,小儿子13岁。当事人死亡的,诉讼程序更增加变更事宜,半年后,法院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又过半年,老熊所患肺病被江西省职防院确诊为职业病,又过半年,老熊所患尘肺病被福建当地人社部门认定为工伤。2024年2月4日,春节前一周,老熊家人收到工伤认定决定书。相关工伤待遇还有待申请、审核以及可能的纠纷、争取……
故事2:陕西人老熊,2002年开始在山西某铁矿挖矿,铁矿经营权几经易手,老熊也有几番进出,其间变故甚多。2019年,因为肺部不适,老熊在陕西老家确诊为职业性尘肺病,但申报工伤时,因为用人单位不明确,无法被认定工伤。于是寻求劳动仲裁,先是诉所在铁矿最后经营单位约三年半的劳动关系,但证据受限,最终仅确认不到3个月的劳动关系,其接尘时间远远不够确诊职业病的要求,维权受阻。2020年底老熊求助职业病律师团。经分析,我建议老熊再次诉求确认之前已提出后因误导而放弃的全部三年半劳动关系的主张。老熊于2021年6月二次申请劳动仲裁,被山西当地劳动仲裁委告知不予受理,理由是重复诉求。老熊懵了,悄悄地沮丧返回老家,是后面我再次微信跟进时才得知,遂明确建议他继续起诉。老熊遂向原铁矿最后经营单位所在地浙江苍南法院起诉,终获法院支持,随后再次申请职业病诊断、申报工伤,至2023年7月,老熊最终被认定工伤。相关工伤待遇还有待申请、审核以及可能的纠纷、争取……

故事3:贵州85后青工小何,长年从事家装水电工作,接触粉尘,2022年5月被确诊为疑似职业病,随后当年6月即被确诊为职业性尘肺病,很快又被认定为工伤并申领到工伤待遇。过程中家装公司全程配合职业健康体检、职业病诊断、工伤认定。

而90后广东青工小李则并没这么幸运。小李同样长年从事家装水电工作,接触粉尘。2023年初开始出现肺部不适,经就医检查被告知与职业可能有关,于是寻求职业病诊断,被告知要先确认劳动关系。但因小李多年来都是通过包工头承接家装项目后指定工作,虽然也持有某家电巨头企业盖印的工作证、工资单,但一来其实际工作并不稳定连贯,二来家电企业通过设立为数众多的分公司与之对接工作。2023年9月小李求助职业病律师团,我建议他进一步尽量再搜集些证据,数月后小李均无回音,侧面了解的情况是家庭屡生变故,电话联系时则语气沉重疲乏,但始终不再提及劳动关系确认与职业病诊断问题,不知何故。

另一85后贵州籍青工小梅,长年从事建筑工地机械破碎作业,接触粉尘。2022年因肺部不适,在贵州老家医院检查后被告知疑似职业性尘肺病,于是寻求职业病诊断,同样需要确认劳动关系。2023年10月求助职业病律师团。我代为申请劳动仲裁。开庭时才发现被诉建筑公司提供的发包协议显示小梅所在工地是由另一家皮包公司承包,虽然无论公司大小,能确认劳动关系就有助于确诊职业病,但由于小梅从未经用人单位购买社会工伤保险,一旦确诊职业病,后续责任主体的履行实力就至为关键,公司实力大小就不容马虎了。
故事4:陕西籍85后青工小吴,长年在新疆某煤矿挖煤,2020年开始因肺部不适寻求职业病诊断,被告知要先确认劳动关系,但因原煤矿破产,诉求确认劳动关系后一波三折,2020年中求助职业病律师团,因为路途遥远无法代理,只能远程指导。其后虽然确认了劳动关系,但职业病诊断机构要求其提供用人单位职业危害因素相关资料,并特别强调所有资料均须用人单位盖章确认。虽然交涉中小吴多次明确指出相关职业病诊断规定早已调整,劳动者没有义务(事实上也几乎不可能)提供用人单位掌握的材料,但架不住新疆当地诊断机构的拖延,寻求当地卫生监督部门又始终无果,小吴最终选择了放弃在新疆当地寻求职业病诊断,转回陕西老家申请职业病诊断,目前申请已超半年,尚未确诊。
故事5:60后农民工老周,上世纪90年代在广东某金矿挖矿十年,2020年前后在广东东莞某塑胶厂做保安,因肺部不适寻求职业病诊断,广东省职防院最终给出结论:尘肺病壹期。老周兴冲冲地拿着这份诊断结论去申报工伤,结果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理由居然是:“尘肺病壹期属于人体自身疾病,并非属于职业病。”老周不服,提起行政诉讼,法院依职权展开调查,获悉诊断机构认为老周未能提供金矿工作的证据,只要能提供,就可以确诊为职业病。你看,同样的尘肺病,就因为职业史缺乏证据支持,最终出现职业病与自身疾病两种分野。
故事6:70后职业性噪声聋九级伤残患者老刘,被劳动能力鉴定为神经衰弱与噪声聋存在因果关系。老刘确诊职业病后,被单位要求调整岗位,从流水线操作工调整至包装部门,工作内容包括材料搬运、整理、录入电脑并作编辑,老刘很勤快体力活决不含糊,不仅高效完成本职工作,还捎带帮同事完成体力活,条件是请同事他完成电脑操作,原因是他在噪声依旧明显的工作环境中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完成电脑操作,但单位不允许,并很快以老刘不服从工作安排而辞退。老刘大呼冤枉,调岗后80%的工作内容是体力活,他都能完成,剩下那点电脑操作他实在因为身体原因完成不了,怎么就成了不服务工作安排呢?但无论他怎么叫屈,官司一裁两审甚至再审、抗诉,均未获支持。劳动关系解除后,两年来老刘仍需持续接受治疗,累计自费超过5万元,这医疗费无法通过社保报销,老刘于是诉求原单位承担,官司目前仍在一审中,结果并不乐观……
故事7:海南三亚、山东平度、湖南衡东……都是动辄数以百计的尘肺病农民工群体,因为原来的矿山企业改制、关停等导致劳动关系不明,加之早年并未建立社会工伤保险关系,导致很多尘肺病农民工要么无法确诊职业病,要么虽然被确诊为职业病,但无法被认定为工伤,并且压根享受不到工伤保险待遇,虽然各地有关部门也在努力通过其他途径包括医保、低保、特别政策等进行救助,但离这些大龄职业性尘肺病农民工的治疗、生活保障需要相去太远太远……(2024/3/2 11:27)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4-4-25 16: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