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职业病涉工伤认定行政诉讼25:最高院认为,精神分裂致自残不属于职业病也不能认定为工 ...

2022-7-4 09:45| 发布者: 陈雪儿| 查看: 54| 评论: 0

摘要: 【案情简介】原告张某某诉称,其1997年3月转业到金化公司工作。2005年2月至2006年3月期间担任带班工长,因劳动时间长,报酬低,强度大,生产工艺管理混乱,劳动条件恶劣,环境污染严重,工作压力大,身心长期处于高 ...

案情简介

原告张某某诉称,其1997年3月转业到金化公司工作。2005年2月至2006年3月期间担任带班工长,因劳动时间长,报酬低,强度大,生产工艺管理混乱,劳动条件恶劣,环境污染严重,工作压力大,身心长期处于高度疲惫和极度敏感状态。同年3月18日又因迟到被停职一周,为此原告出现烦躁、焦虑、失眠、心悸、恐惊、多疑、幻听、幻觉等精神失常症状。因原告张某某的工作单位没有对原告的精神失常症状采取监护和治疗的措施,使得原告症状加重成了精神分裂症。导致原告于2006年10月30日因精神分裂症无法控制行为而割腕。被J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精神障碍、抑郁焦虑症”。原告割腕伤及精神分裂症治愈后,2007年3月再次回车间上班。同年4月12日又因工作原因出现精神分裂症,导致无法上班两个月。而单位又没有对其的精神失常症状采取监护和治疗的措施,致使原告张某某2007年6月12日,因无法控制行为放火烧伤自己,被送到J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综上,原告张某某因工作原因受到的精神障碍,抑郁焦虑症、精神分裂症,完全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第(七)项的规定,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为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以及法律、法规规定应当认定工伤的其他情形,理应认定为工伤。被告市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属于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违反法定程序,明显不当。请求人民法院撤销被告J市人社局作出的[2015]01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判决被告J市人社局60日内重新作出认定原告张某某为工伤的行政行为,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J市人社局辩称,原告张某某系金化公司员工。据原告张某某称在2005年2月至2006年3月间因长期工作压力,劳动条件恶劣,劳动强度大等原因出现精神障碍。2006年10月23日原告割腕自杀,2007年6月12日又放火将自己烧伤,两次经J市第一人民医院救治诊断为:精神障碍。2008年11月原告张某某入住某区精神病医院治疗。2009年12月31日,该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自2010年以来,原告张某某多次以申请、信访等方式要求认定工伤,2015年3月16日原告又提出认定工伤申请,并提供了工伤认定申请表、病历资料、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等证据材料,我局受理后进行了调查,认定原告张某某不属于认定工伤的情形,其所患精神分裂症也不属于职业病范畴。原告张某某割腕、放火烧伤自己造成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关于认定为工伤的规定。原告提交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不符合《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规定的诊断鉴定要求,不具有真实性。至于原告所提交的某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主要是依据上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和原告自述形成的,其鉴定意见显然不具有客观性和科学性,且不符合职业病鉴定的法定程序。对此,原J市卫生局出具的《说明》和《答复函》已足以说明问题。原告所患“精神分裂症”即使属实,因其未列入国家法定职业病目录,显然不属于职业病;同时,原告右手腕切割伤、血管肌腱损伤、大面积烧伤的损害后果均是自伤自残行为所致,并非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形成。故其申请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关于认定为工伤的规定。《工伤保险条例》是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而制定的。本案原告所患“精神分裂症”即使属实也属于疾病范畴,其既不属于事故伤害也不属于职业病,不符合认定为工伤的基本原则和根本目标。综上,我局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认为,原告张某某原系金化公司职工。其以工作原因造成精神类疾病和因精神类疾病导致的割腕伤、烧伤为由向被告J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被告J市人社局以其申请既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应当认定工伤的情形,也不符合第十五条规定视同工伤的情形,对申请人张某某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原告张某某举出2009年12月某区精神病院出具的医学诊断证明,病情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因工作环境所致。张某某自己委托某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张某某一案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张某某所患“精神分裂症”与其长期从事繁重工作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等证据材料,以此来证明其所患精神分裂症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应认定为工伤。本院经审查认为,张某某所患精神疾病既非事故伤害,亦非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也不属于卫生部、劳动保障部印发《职业病目录中规定的职业性疾病》,张某某要求被告J市人社局认定其为工伤的申请,没有法律依据,其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张某某的诉讼请求。

张某某不服,提起上诉,称,因金化公司复合肥公司复混车间劳动时间长、强度大,劳动条件恶劣,环境污染严重,工作压力大,给上诉人张某某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即精神分裂症,并导致上诉人先后实施了割腕和放火烧伤自己的行为,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及第(七)项“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的规定,不属于该条例第十六条规定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理应认定为工伤。上诉人张某某因工作原因造成的精神分裂症,并非身体自身原因所致,对此不认定工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目的。上诉人张某某不属于《职业病分类和目录》职业病,但属于因工作原因导致的职业性疾病,应当认定为因工作原因导致的事故伤害,也不属于“自残或者自杀”的情形,被上诉人人社局对《工伤保险条例》曲解,应属于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明显不当,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原审法院适用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属于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法规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撤销被上诉人人社局作出的[2015]01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改判被上诉人人社局在60日内重新作出认定上诉人张某某为工伤的行政行为(既包括因工作原因受到的精神分裂症为工伤,又包括因精神分裂症导致的割腕伤及烧伤为工伤),本案上诉费用由人社局负担。

被上诉人J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口头答辩称,上诉人向人社局申请认定工伤时认为自身所患疾病是职业病,但其未提交有资质的职业病诊断鉴定机构出具的证明,其提交了某区精神病医院诊断证明,该院不具有相应的专业职业病诊断资质,其诊断结论为精神分裂症,该症也不属于职业病范围。同时,张某某的情形不属于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故不能认定工伤。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基本一致。另查明:2015年3月16日,张某某向人社局提出申请,以其在金化公司复合肥公司复混肥车间因工作原因所患精神分裂症及导致的割腕伤及烧伤申请认定工伤。2015年4月17日,人社局作出[2015]001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决定不予认定工伤。张某某不服,向中级法院起诉,该院作出(2015)*行初字第57号行政判决。本案被诉的人社局[2015]1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精神障碍、抑郁焦虑不属于职业病范畴,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决定不予认定工伤。

二审法院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二)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履行工作职责受到暴力等意外伤害的;(四)患职业病的;(五)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机动车事故伤害的;(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其他情形。”该条例第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二)在抢险救灾等维护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活动中受到伤害的;(三)职工原在军队服役,因战、因公负伤致残,已取得革命伤残军人证,到用人单位后旧伤复发的。”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上诉人张某某申请认定工伤时所称的因工作原因患精神分裂症以及因此导致的自行割腕伤、烧伤是否属于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经查,上诉人张某某所称罹患的精神分裂症不属于《职业病分类和目录》中所列的职业病种类其也未向人社局提供有效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不属于患职业病的情形。上诉人张某某称其病伤属于受到事故伤害,但从其陈述来看,未因工作原因发生致其伤害的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事故,故其所称的病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应当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综上,一审判决结果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某某不服,申请再审,称,其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因劳动条件恶劣、环境污染严重等工作原因,给其造成严重精神损害,使其患上精神分裂症。张某某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七项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张某某因工作原因造成的精神分裂症而导致的烧伤和割腕伤,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三项关于“自残或者自杀的”不属于工伤的情形,亦应当认定为工伤。请求:1.撤销省高院(2017)*行终13号行政判决和J市人社局2015年12月24日作出的010号不予认定工伤决定;2.依法再审并改判,判决J市人社局60日内重新作出认定张某某为工伤的行政行为(既包括认定精神分裂症为工伤,又包括认定因精神分裂症而导致的割腕伤及烧伤为工伤)。

再审法院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张某某主张其患精神分裂症系工作环境恶劣所致,因此本案的核心即在于张某某所患精神分裂症是否属于工作原因引起。参照劳动和社会保障部《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GB/T16180-2006)c.2.2的规定,精神分裂症和躁郁症均为内源性××,发病主要决定于病人自身的生物学素质。在工伤或职业病过程中伴发的内源性××不应与工伤或职业病直接所致的××相混淆。精神分裂症和躁郁症不属于工伤或职业病性××。本案张某某患精神分裂症之前既未受到事故伤害或意外伤害,亦未被诊断为职业病,故其所患精神分裂症既不是工伤或职业病直接所致,也不是工伤或职业病过程中伴发而生工作环境恶劣可能会影响张某某身心健康,从而诱发精神分裂症,但患精神分裂症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张某某自身的生物学素质,因此工作环境恶劣与精神分裂症之间并不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不能认定其所患精神分裂症系由工作原因引起。J市人社局对张某某的精神分裂症不予认定为工伤,并无不当。张某某的自残、自伤的确不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三项“自残或者自杀的,不得认定为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规定,但其自残、自伤系由精神分裂症导致,既然精神分裂症不认定为工伤,自残、自伤亦不应认定为工伤。J市人社局对张某某的割腕伤及烧伤不予认定工伤,并无不当。原审法院驳回张某某的诉讼请求亦无不当。

综上,张某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再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张某某的再审申请。

律师说法

本案是一宗因精神分裂致自残而不被认定为工伤的典型行政诉讼。患者最终未被认定为工伤,是否申请过职业病诊断尚不得而知。

不予认定工伤的依据很简单,《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明确规定,自残或者自杀的不得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

职业病目录中没有单纯的精神分裂症,但一些有毒有害因素确可导致精神障碍,如三甲基锡等。《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GB/T16180-2006)c.2.2明确排除了精神分裂症,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标准2014年修正后已删去原c.2.2条款,取而代之的是将原标准中的附录A.3“与工伤、职业病相关的精神障碍的认定”扩充为A.1.2“精神障碍”,下分A.1.2.1“精神病性症状”与A.1.2.2“与工伤、职业病相关的精神障碍的认定”。因此,本案患者能否确诊职业病,限于网上公开的事实,特别是患者工作环境中是否存在相应神经损伤类危害因素,无法得知。

但本案带来的另一思考,则是工作压力过大导致精神障碍能否认定工伤或者获得相应的社会保障。目前,“过劳死”想要认定工伤尚且存在相当的障碍,比如48小时限制,而单纯因工作压力导致的精神障碍现象并非罕见,现代社会节奏快,工作压力普遍较大,综合因素下,人较易出现心理健康受损甚至精神障碍,但因此认定工伤的尚未见成例。单纯着眼于类似本案患者的自残行为,显然无法认定工伤,这里反映的不仅仅是工伤保险作为社会保障所应具有的公益宗旨,恐怕更在于道德导向。但正如本案患者一再强调的,在本已出现精神障碍之后,用人单位方面应否承担一定的监护责任,或者至少,更多一些工作内容、考勤纪律方面的关爱,却未始不失为制度变迁的考察方向。

无论如何,关爱自身健康,关注职工身心建设,于劳资双方而言,都有着高于法律意义的价值。自残自杀不可取。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2-8-11 05: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