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办案手记 查看内容

关注李伟杰:之起诉劳鉴委

2014-6-12 23:42|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652| 评论: 0

摘要: 1 河南籍铁路职工李伟杰因工受伤,又因对单位的一系列后续处理不满,先是就加班费等劳动争议与单位对簿公堂,其后又与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就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而诉诸法院。大约一年半前,一位关注李伟杰劳动争议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1
    河南籍铁路职工李伟杰因工受伤,又因对单位的一系列后续处理不满,先是就加班费等劳动争议与单位对簿公堂,其后又与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就劳动能力鉴定结论而诉诸法院。大约一年半前,一位关注李伟杰劳动争议案的朋友向我推介了他,但因为日程安排不过来,而且路途遥远,我当时并未介入。半年后,老李主动联系上我,希望我能帮他处理工伤认定与劳动能力鉴定的纠纷,但我因故仍未接手。直到上个月,老李因对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再次鉴定结论不服起诉至法院,并再次通过网友联系到我,而此时,法院已正式立案受理老李的行政诉讼。劳动能力鉴定结论究竟能否启动司法审查,此前我一直关注,与此相类似的,是职业病鉴定结论的后续救济,因为共同的所谓技术行为不可诉,而长期困扰着我。因此这一次,几乎是不假思索,我答应了朋友的约请。
    老李诉河南省劳鉴委案,原本定在6月6日开庭,但因为当天我已早有一场公益诉讼研讨会安排,经与老李沟通,再与法院协调,最后是改期在6月10日。
    老李在大约半月前将本案的一些材料电邮给了我,包括他自己写的诉状、一些参考资料,和部分证据材料。从诉状来看,估计老李有咨询过其他网友,事实部分写得很有条理,特别是一些技术方面的分析,对鉴定结论和有关的病历报告的比对很有针对性。开庭前一周,老李又特意从其主治医生那里复印了两本有关脊椎损伤的医学专著,扫描后发给我,并再三强调对其有利。
    不难看出,老李对本案极为重视。之前听网友介绍,老李因为劳动维权,在铁路系统可谓鼎鼎大名,其对权益维护的执着与对相关知识的钻研都超乎常人。为应对他的案件审理,甚至据说有关部门还专门研究制定了预案,不过,我自己感觉似乎有些言过其实,这倒并不是不相信老李的影响力,而只是觉得影响力再大,恐怕还不至于让堂堂国家大部如此慎重。——毕竟,我没有亲眼看过所谓的预案文本。
    而另一方面,倘真要有如此影响,印象中的老李似乎应当是超常的伟岸、大气、决绝、为了公义可抛家别子视死如归,但其实接触过后,我完全看不到老李的这种所谓的英雄气概,相反,我见识了老李的平凡与真实,他怕痛怕累,工伤之后下肢尤其是左腿大部分失去运动能力,走得稍微远一点就难受得呲牙裂嘴,即使拄着拐杖也不胜远行,因为工伤,家庭出现矛盾,谈起妻子儿女他深有愧疚,他一再重复不想拖着,也不想把事情整得太复杂,早点了了,生活会正常起来。为此,他没少向单位求情告低,但现实却并不遂人愿,工作被调整,开火车的成了距家百公里外做园艺的,工资一减再减,从原来的每月五六千锐减到后来的不足千元,而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工伤劳动能力鉴定,首次结论是六级,再次结论居然成了七级!

2
    李伟杰,河南洛阳人,系郑州铁路局洛阳机务段火车司机,1996年入职;
    2001年4月李伟杰与宝丰机务段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2007年开始担任内燃机车司机;
    2008年3月开始担任电力机车司机;
    2012年4月28日在郑州铁路局襄北公寓就餐时摔伤,经医院检查,此次摔伤导致圆椎马尾损伤,很快李伟杰出现双下肢肌力受损、排便障碍等多种症状,当年9月18日,李伟杰被认定为工伤。
    2013年3月6日李伟杰因对单位克扣加班费不满提请劳动仲裁,随后,2013年4月3日洛阳机务段下发通知免去李伟杰电力机车司机职务,调任园艺工;工资由5947元/月调整为992元/月;李伟杰认为这是单位对其打击报复。
    2013年4月17日洛阳机务段以李伟杰旷工5天为由给其警告处分;
    2013年5月7日,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鉴定不予延长李伟杰停工留薪期;
    2013年6月20日洛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双方不服,起诉;
    2013年12月24日,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鉴定李伟杰伤残为六级;双方均不服,向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再次鉴定;李伟杰称省劳鉴委工作人员在其填写申请文书时,明确要求其填写要求鉴定因果关系,而并不是重新鉴定伤残等级。
    2014年4月14日,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豫劳鉴[2014]12号鉴定结论,再次鉴定结果为七级;该鉴定结论实际是在4月18日印刷、4月21日送达给李伟杰;
    2014年5月5日,李伟杰以河南省劳鉴委为被提起行政诉讼;
    2014年5月14日,李伟杰加班费案一审判决,除确认铁路局单方调整李伟杰岗位及待遇无效外,其余诉求均被驳回;随后,李伟杰上诉至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3
    6月9日上午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完一宗职业性慢性苯中毒赔偿案,匆匆赶往机场,2:10时的飞机,整整晚点两小时,6:30时才到郑州,转车,最后是搭了辆电动自行车从郑州火车站东广场到西广场,见着了老李。
    就近找了家小旅馆,赶紧谈案子。老李虽然发了不少证据材料的扫描件给我,但大部分病历资料都没发。交谈中,老李提到前后十几份病历均记载工伤损伤包括了脊椎、下肢、排便功能等,但劳动能力鉴定尤其是再次鉴定结论却并涉及下肢伤残之外的损伤,结论不客观是显而易见的。而首次鉴定结论盖的公章完全不清楚,老李说是单位给的,单位那份结论上面的印章也不清楚。只是从文号上,大致可以看出是河南省某劳动能力鉴定机构的缩写。
    一直聊到转钟,我基本掌握了案情。加上之前准备的一部分代理意见,代理方案基本敲定了。
    随后,我拿出从附近小吃店购买的一只小叫化鸡和两瓶本地啤酒,边吃边聊,权当晚餐,也还不错。
    郑州的空气质量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对于有咽炎的我来说尤其如此,即使是新郑机场,因为附近大规模施工,也是黄尘漫天,一路驶往市区,一路迷糊不清,途经中州福塔,周遭华灯初上,本应流光逸彩,因了这昏黄的空气,似乎也打不起精神,而市区火车站附近,除了尘土,更添浓烈的尾气烟尘,我的咽喉立马就有了反应,干得厉害。

4
    6月10日上午7:50,我和老李出发,先在郑州火车站广场等候一位参加旁听的朋友小贝。然后一同乘地铁前往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从地铁口到高新区法院有段路,约一公里,车到黄河南站时,才8:30,但老李行走不便,走到法院门口时已经8:50。郑州的天气虽然早晚不热,但上午九点还是有些热了,老李走得一身汗,半路上就得手搭着小贝才能继续走,而且工伤后造成的大小便部分失禁,让他格外憋屈,早起后已跑了三四回厕所了。
    指定的9点开庭,因为被告方迟到,拖到差不多9:20才开始。
    旁听的除了小贝,另有一位关注老李案件自发前来听庭的网友小李。对方出庭人员,均为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工作人员,负责人据说在更换中,但老李说,出庭的其中一位实际在负责劳鉴委的日常工作。
    而合议庭成员,均为女法官。我一直担心听河南话有障碍,不过,庭审中除对方出庭人员有时会讲些河南话外,基本还都是普通话,语言障碍不大。

5
    庭审开始,首先由原告明确诉求与事实理由,老李昨晚为此还特别问过我,他担心讲不太清楚整个过程,我见他诉状写得比较完整,就建议他直说“原告诉讼请求、事实与理由与起诉书一致”。但审判长要求分别明确。于是先讲诉讼请求,老李原来的诉状上写着“撤销被告作出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我后来作了补充,“判令被告对原告劳动能力重新鉴定”。之前一再叮嘱老李注意举证期限,老李都说接待他的法官讲过,当庭交证据就是了。我还想着是否当地法院对老李这边的举证期限要求并不特别严呢。
    审判长强调:变更诉讼请求应当在举证期限内完成,当庭不准变更。
    接着由被告答辩,被告方原来提交的答辩状讲了三点理由,一是主体不适格,二是劳动能力鉴定并非具体行政行为,三是其鉴定过程无违规情形,是原告拖延导致先出鉴定结论后出检查报告(诉状中老李指责对方在相关医院检查报告尚未出来就急忙出具鉴定结论)。当庭答辩时对方仅指出前两点,对于第三点意见则称先保留,因为原告方当庭并未提及。
    法庭调查开始。审判长让被告方举证。出庭人员称没有证据提交。审判长于是提示,依据法律规定,行政诉讼被告方应举证证明其行为合法。对方出庭人员再次明确不需要举证,是原告方找事,我有些不适应,这情形看来显然缺乏相应的经验,要么就是刻意忽略。
    审判长于是问,你方有何依据证明劳动能力鉴定行为合法且不可诉?
    对方此时称,我方提交有两份法律,人社部关于劳动能力鉴定工作的意见,和河南省人社厅的一份内部工作规定,前者规定劳动能力鉴定不可复议,后者则规定鉴定行为是技术判断,不是行政行为。
    但实际上,从头到尾,原告方并未见过被告方所称的这两份证据。
    审判长要原告方回应,我说对方并未如期举证,我方不予认可。其次,就对方所指人社部文件,实则该文件仅明确了劳动能力鉴定行为不可复议,没有、也无权规定该行为不可诉,至于河南省人社部的内部规定,更不能作为证明其行为有效性的法律依据。
    随后审判长让原告举证,原告共提交有七份证据,包括工伤认定书、首次鉴定结论、再次鉴定结论、病历两份、医学专著摘录两份等,其中,首次鉴定结论并非郑州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作出,与《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相违背,不排除被告方一手包办首次和再次鉴定,自己复核自己,如此则其鉴定程序违规显而易见;病历则证明原告有下肢截瘫之外的多种伤情,但再次鉴定结论却未予考虑,权威医学专著载明了脊椎损伤将导致下肢瘫痪、排便功能障碍、生殖功能受损等,表明原告现在的全部伤情均与工伤直接受伤部位脊椎损伤有明确的因果关系,而被告并无任何证据证明两者没有因果关系,因此,可以肯定原告伤情不可能只有七级。
    被告方回应称,因原告工作单位属铁路系统,系央企,按河南省有关规定原告的劳动能力鉴定只能由河南省劳动能力鉴定中心作首次鉴定;病历与检查报告的真实可确认,但这只能证明原告有这些病情,但并不能证明病情与其工伤所致脊椎损伤有因果关系。
    问题首先集中到因果关系问题上,并且法庭围绕着这个问题一直调查了一个多小时。原告方称其有伤病,被告方则称伤与病没有因果关系。审判员问被告如何证明没有因果关系,被告方出庭人员称因果关系属技术问题,由鉴定专家判断,其作为办事人员无权也无力来判断,除专家外,任何人也无权判断。

   有关劳动能力鉴定结论的救济途径也是庭审的一个重点,原告称除了司法救济,涉案鉴定结论事实上已无法更改。被告则予否认,称根据规定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满一年后,患者伤情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复查。原告对此反对,称涉案鉴定结论既包括等级鉴定,还包括因果关系鉴定,而等级鉴定仅针对原告双下肢肌力病情,因果关系则涵盖了排便障碍等多种病情,肌力变化的可能性并不大,即使有变化毕竟只是诸多病情中的一项,因果关系对于原告工伤待遇保障则尤为紧要,但因果关系一旦鉴定,就不可能存在发生新的情况,没有新的情况发生,想要申请再次鉴定就不可能。这事实上意味着原告将面临无可救济的绝境,被告当庭宣称的复查鉴定不过是一个肥皂泡般的美丽而虚幻的诱惑。 
    辩论阶段,原告首先陈述。原告的辩论意见包括三大方面:
    首先,被告未在举证期限内举证,依法应承担不利后果,行政诉讼法规定被告需举证证明其行为合法,而本案被告并未举证,故可直接推定被告对原告的劳动能力鉴定行为违法。
    其次,本案中被告主体适格、其行为当属具体行政行为。被告庭审中多次反复确认有关鉴定结论先是由鉴定专家判断,而被告仅是对鉴定专家的结论作一确认,这就充分表明被告盖章确认的鉴定结论与有关鉴定专家作出的鉴定结论根本不同,后者才是技术问题,而前者则是典型的依法行政确认,或者是授权/委托确认,根本不可能是技术行为,不存在不可诉的障碍。
    第三,涉案鉴定程序严重违法违规。1、鉴定程序违法,包括:①首次鉴定与再次鉴定均由被告操办,自己审查自己;②其次,鉴定专家的选定并未依法安排原告参与,且有关鉴定专家并未依法回避(专家中有一人曾参与李伟杰停工留薪期鉴定,且该鉴定结论明显不合理地不利于李伟杰);③第三,2014年4月11日通知李伟杰做尿流动力学等项目的检查,因相关医院的人员、器械安排不过来,李伟杰直到4月16日晚上才拿到检查报告,并在次日一早(9:00)送交被告,被告的再次鉴定结论却早已做出,无相关检查数据作依据,试问鉴定结论依据什么作出?   2、鉴定结论未依据科学,包括:①原告前后多家权威医院十数份病历均记载其存在双下肢肌瘫、排便障碍等严重病情,其中,双下肢肌力经检测,共包含4项4级肌力、3项3级肌力、2项2级肌力,依据劳动能力鉴定标准,即使是最轻的肌力4级,也应当鉴定为六级伤残,再综合多项肌力损伤,应当可以鉴定至五级伤残,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只有七级伤残;顺便要说的是,再次鉴定中,被告方有关人员还明显误导原告,称原告下肢肌张力正常,事实上,肌力与肌张力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医学概念,肌张力正常,根本不能证明肌力也正常;②何况,原告还存在排便障碍等其他数种损伤;③原告提供的三份医学专著清楚记载,圆椎马尾损伤完全可以导致下肢肌瘫、排便障碍等,而被告则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否认二者的因果关系。    最后,我强调无论采取什么救济途径,作为直接且严重影响到工伤患者权益的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都不应该处于不被监督的超然地位,尤其是不应让劳动者遭受工伤之痛后,还要承担违规鉴定之苦。
    李伟杰则强调被告明显是受到铁路部门的影响,才作出如此违法不合理的鉴定结论。
    被告随后陈述,除再次强调主体问题和因果关系问题外,被告方还称原告指责的程序违规与利害冲突根本不存在,因为原告被鉴定为六级还是七级,与其用人单位根本没有关联,因此,用人单位也不可能来影响被告。
    原告劳动能力鉴定结论是否与用人单位相关,这个问题本来或许在本次庭审中可以绕过去,但鉴定结论毕竟与劳资双方都密切相关。我担心即使我们这次忽略掉,保不准铁路方面什么时候还会揪住程序说事。而且,被告方显然是对相关工伤保险制度完全生疏,或者是刻意在回避、误导什么。我于是指出鉴定结论与用人单位的具体利害关系,比如工伤六级会有伤残津贴并且由单位支付,而七级伤残则没有这一项。
    被告方立马回应:原告代理律师根本不懂工伤保险法律……   
    整个庭审中,对方一直在强调,劳动能力鉴定属医学专业,技术性问题他无法判断,这点我完全认可,所以自始至终,我着重只是指出被告方在鉴定程序方面的违规情形。但同时,对方作为非法律专业人士,其发言经常违反法律常识,并且以非专业人士的要求无视法律规定,这一点也让我这个法律人甚是尴尬,倘若我回应,总有对牛弹琴之感,而且会加深对方的对抗情绪,而若不回应,又有放纵信口开河之嫌,一定程度上对方的这种口无遮拦甚至会干扰法官视听,对我方当事人亦恐不利。因此,我一直尽量小心地就事论事,不去戳破对方法律外行的种种荒谬,免得触碰其作为“公家”的脆弱而敏感的自尊。但万没料到,到了最后,对方居然张口来了一句:你不懂工伤保险法律……
    这实在让人啼笑皆非,恼也不是嗤也不是。我吼了起来:到底是我不懂还是你们不懂装懂?!你要长了眼睛就自己好好看看《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的规定!
    主审法官赶紧缓和安抚,称合议庭会对这个问题合议,双方不必再争论。
    看来我的修为还是不够,对于外行的取笑,你只需点到为止,过于较真除了伤及自尊,无异于和他一样见识,掉了底子。
    然而我还是极为不爽,甚至有些不寒而栗。坦率地说,我丝毫不忌惮对方的医学专业修为,尽管我于医学完全外行,我甚至也不会畏惧对方会请来行政法律大家,法律问题总归可以探讨可以争辩,但如果对方根本就不同你讲医学更不同你讲法律,甚至连最起码的举证义务法律规定也一概视若无物,两手空空地走过来,单单就告诉你:我没有必要同你争。
    这个时候,你会突然间发现你面对的完全不是专业问题,不是法律问题,你打出去的法律之拳完全接触不到任何实质,如泥牛入海,却又无时无刻不感受到一种高压,由不得你不心生惧意,不是惧怕对手,而是惧怕接下来的结果,你根本无法预测。规则的最大好处是提供预测,当你面对一个不讲规则的对手时,你还能预测什么、指望什么?(2014/6/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19-10-21 18:17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