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以案说法|华哥案法治观察之三——职业病治疗费究竟谁承担? ... ...

2021-4-16 11:19|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58|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看到这样的标题,不了解职业病的朋友可能会觉得笔者是没话找话: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职业病么,认定工伤了,当然是找社保报销治疗费。 事情要真就这么简单,也就不会存在类似华哥案这样的纠纷了,而且,类似的纠纷还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图片来自人民日报公众号)


华哥案法治观察之一:华哥案基本案情请点击了解 https://zybls.com/portal.php?mod=view&aid=752

华哥案法治观察之二:职业病诊断鉴定的障碍与破解   https://zybls.com/portal.php?mod=view&aid=754


看到这样的标题,不了解职业病的朋友可能会觉得笔者是没话找话: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职业病么,认定工伤了,当然是找社保报销治疗费。

事情要真就这么简单,也就不会存在类似华哥案这样的纠纷了,而且,类似的纠纷还真不少。

当然不是只有职业病病人才会遇到这类治疗费纠纷,非职业病的工伤中,其实也会存在,但,与一般工伤相比,职业病特有的诊断鉴定纠纷、疑似期间的界定以及后续所需长期治疗,决定了职业病治疗费必然会产生谁来承担这样一个或许本来不该产生的纠纷,毕竟,社会工伤保险寄托了太多一线基层劳动者的厚望,谁也不希望患职业病受工伤,而一旦遭遇不幸,至少还有社保基金保着。

这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朴素预期与诉求。

但例如华哥,从2014年5月白血病发病,到同年7月临床确诊为白血病,再到20161220日最终鉴定为职业病,其间相隔超过两年,而从此往后至2017310日才被认定为工伤,直至2019110日才被评定为六级伤残,这一拖,又已超过两年。

问题来了,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工伤停工留薪期最长不得超过24个月,那么,请问华哥可以享受多长时间的停工留薪期待遇?24个月吗?那超过24个月的时间算什么?华哥自20145月开始至今(至少到2019110日)长期持续治疗,这超过四年的治疗费用谁来承担?

社保基金吗?社保基金说对不起,法律规定只有24个月,超出的部分,基金无法承担。

用人单位吗?用人单位说我们已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凭什么还要我们来承担?否则,参加社保还有什么意义?

社保不报,单位不管,难道要职业病病人自己来承担?如果华哥患的不是职业病,是自身原因导致的白血病,治疗费让患者自己承担,没有问题,但既然确诊为职业病了,职业病的发生原因,怎么着也都还是工作环境中存在相关危害因素,既然是因职业而病,患者本就遭受病害了,倘再连治疗费都要自己承担,职业与否也就失去意义了。

所以,因为职业病治疗费用产生的纠纷,自然而然,也屡见不鲜。华哥不过是众多当事患者之一。

华哥仲裁诉求的职业病自付治疗费384329.26元,仲裁裁决支持315322元,一审法院判决支持369635.96元,二审法院最终判决支持389619.96元,刨去计算的误差,二审判决等于完全支持了华哥此项诉求。所以,单就此项判决,笔者当为二审法院点赞!

区别在哪?为什么一裁两审各有不同而且是逐渐递增?

仲裁裁决不予支持华哥医疗费诉求部分包括:一是相关医院对白血病的治疗过程中有部分药品需要外购,但外购药中仅有极小一笔(340元)有医嘱注明,其他多为医生口头交待;二是20161220日华哥已被确诊为职业病,确诊之后即属工伤,而电机公司既已为华哥参加工伤保险,因此,相关医疗费均应由社保基金承担,华哥要求电机公司承担,没有法律依据。

一审法院认为,华哥2014年613日入住南昌医院并被临床确诊为白血病,后于20141021日被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确认为疑似职业病,因此,华哥享受的停工留薪期待遇应自2014613日起算;而20161220日华哥已被确诊为职业病,迟至2017310日才被认定为工伤,对此,电机公司有责任,考虑到电机公司称其于2017217日已申报工伤,华哥的停工留薪期超过24个月之后被认定为工伤之前的治疗费用也应由电机公司承担,因此,华哥2014613日至2017217日期间发生的治疗费用全部应由电机公司承担,包括缺少医嘱印证的外购药。但骨髓供者华哥姐姐的误工费、营养费不应由电机公司承担。

二审法院基本认可了一审判决,唯一的差异在于,二审法院认为电机公司并未依法及时申报工伤,是华哥本人于2017年31日去申报工伤的,因此,201731日之前发生的治疗费均应由电机公司承担,于是,加上2017217日至31日期间新增医疗费19984元。

本案一裁两审的此项变化,不仅仅是诉求金额上的简单增加,尤应昭示出司法机关对于职业病保障尺度的把握明显超越仲裁机构,表现为三点:

一是准确把握疑似职业病的界定。法院并未简单确认相关医疗机构出具的疑似职业病告知文书,而是认定在此之前最初经医院临床确诊为同种疾病(白血病)的时间视为疑似职业病的起算点。

二是正确突破对24个月最长停工留薪期的机械理解与适用,对于用人单位未依法及时申报工伤的,同样应当承担拖延期间发生的社保基金不予报销的治疗费用。

三是最大限度贯彻优先保障职业病病人合法利益宗旨,对与职业病完全相关的治疗费用即使缺少正式的医嘱,但充分考量白血病治疗过程中完全可能存在的特殊需要,亦一并给予支持。

但仲裁机构也并非一无是处,甚至有一点特别值得肯定,电机公司主张曾就华哥患病启动员工募捐,所得捐款应抵扣其承担的医疗费,仲裁委认为该捐款系公司工会筹组的爱心募捐,当属赠予性质,不应抵扣,此项裁决,最终也得到两级法院支持。而同样罹患职业性白血病的广州某名车4S店员工则没有这样幸运,其公司募捐所得善款最终悉数被一裁两审认定为应予抵扣,甚至患者因治疗欠债无力返还时,还另行起诉要求返还,一审法院居然支持了4S店的诉求,目前,该案尚在二审中。

华哥诉求的还只是认定工伤之前的治疗费,其中的周折即已颇费神思,而事实上,在职业病病人认定工伤,甚至评定伤残等级之后,依然会存在数量不等的自付治疗费用,包括医疗机构收取的杂项开支但又不予出具本机构正式票据的费用,如空调费、卫生费等等,也包括治疗必须但社保报销范围受限的某些特定药材、器具及方法产生的费用,这些费用的承担,社保基金显然不乐意,用人单位拒绝得更是振振有词,怎么办?目前实务中,患者多转为采行民事赔偿途径,但一来法院对此类诉求普遍会要求先行劳动争议程序解决,二来法院有时也会以缺少法律依据而并不支持。

总而言之,职业病真是病,能够确诊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但即使确诊了,诸多权益的实现仍存种种障碍,即使是最基础的工伤保障——已经实际发生的治疗成本,想要顺利获赔也并不容易。民事赔偿固然给了职业病病人多一条救济途径,但从根本上来看,却实在不应成首选,更可取的,也更应做的,还是职业病保障制度本身的重构。(2021/3/11 17:10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1-5-15 07:08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