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医疗期待遇”≠“停工留薪期间工资”

2020-12-25 14:13|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775| 评论: 0

摘要: 职业病法律维权风险提示之十三——“医疗期待遇”≠“停工留薪期间工资”【基本案情】职业性苯中毒五级伤残患者阿今(化名,下同)2004年入职某眼镜厂,工作中接触胶水等含苯原材料,2014年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职业病法律维权风险提示之十三——

“医疗期待遇”≠“停工留薪期间工资”


【基本案情】

职业性苯中毒五级伤残患者阿今(化名,下同)2004年入职某眼镜厂,工作中接触胶水等含苯原材料,2014年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20167月因长期身体不适,被当地医院诊断为疑似职业病,当年9-10月于当地省职业病防治院住院观察31天;20173月被确诊为职业病,此后至20184月连续住院400余天;20175月被认定为工伤;20185月被当地劳鉴委鉴定为五级伤残,同年7月被鉴定为“工伤复发、自本次治疗之日起医疗期限为12个月”;20188月后连续在省职防院住院治疗。

2018年9月阿今提起劳动仲裁,要求某眼镜厂支付20187月前历次住院期间的伙食费、工资差额等,仲裁支持了部分诉求。阿今不服,随即起诉到法院,阿今并同时就职业病导致健康受损而提起民事赔偿。经法院审理,阿今诉求的工伤待遇案获得和解,民事赔偿案件则继续审理并经过二审其绝大部分诉求最终获得支持。

2020年3月,阿今再次提起劳动仲裁,诉求20188月至20202月期间的工资差额2.5万余元及住院伙食补助费差额近2万元。仲裁支持了9千余元工资差额。阿今不服,起诉到法院,诉求为:1、确认受伤前月平均工资额为3700元;2、支付住院期间的误工费2.5万余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差额近2万元。庭审中阿今明确其第2项诉求系停工留薪期工资,第3项诉求系按照当地民事赔偿标准主张。

一审法院认为停工留薪期最长不超过24个月,而阿今在前案诉求已包含的住院治疗期与本案诉求包含的住院治疗期累计已超过24个月,故只按24个月支持,扣除某眼镜厂已支付的2万余元停工留薪期工资,应再付3千余元工资差额;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一审法院认为社保基金已按当地工伤保险标准支付,要求用人单位按照民事赔偿标准支付本项差额没有法律依据。一审判决最终仅支持3千余元工资差额。

阿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最终维持原判。

 

【深圳管铁流律师说法】

本案仲裁、一审均由阿今自行完成,一审判决后,阿今委托管律师代理上诉。

管律师接受代理时,明确告知阿今其一审诉求有误,二审预期并不乐观。

在代为起草的上诉状中,管律师强调:本案一审诉求实为工伤复发医疗期的待遇,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职业病病人于后续治疗中,医疗期内可享受工伤医疗和停工留薪期待遇,因此,阿今本案诉求的工资差额并非停工留薪期工资,而是后续医疗期内的停工留薪期待遇,此项待遇并不受24个月最长停工留薪的限制,应予支持。

但二审法院仍坚持认为阿今诉求的是停工留薪期工资,其一二审陈述有别,属于二审变更诉求,不予准许。最终,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这是一个非常遗憾的败诉个案。

出于对管律师的信任,阿今最终在二审阶段委托,但管律师能力有限,未能帮到阿今。

本案败诉的关键,在于诉求主张的错误。阿今因为对相关法律规定的理解有限,而在提出诉求时出现表述偏差,其存在两重理解错误:一是混淆了工伤待遇中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与后续医疗期内的停工留薪期待遇;二是混淆了工伤待遇中的工资差额与民事赔偿中的误工费。结果,双重混淆之下,其在仲裁、一审两次所提诉求均完全走偏,虽经二审辨明,可惜仍未能纠偏。

但另一方面,管律师仍然对二审判决持有异议。工伤劳动争议中,法官对劳动者的专业标准要求不宜过高。虽然阿今在仲裁、一审两轮诉求已有错乱,但结合其诉求针对的住院治疗事实明显涵盖了劳动能力伤残等级鉴定(简称评残,下同)前后两个阶段,按照《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停工留薪期显然只针对评残之前的期间,而在评残之后,根本不存在停工留薪期的鉴定、确认与待遇给付,法规虽然规定了后续医疗期间可享受停工留薪期待遇,但停工留薪期待遇与停工留薪期间的工资根本不是同一个概念。否则,在职业病语境下,五至十级伤残的职业病病人因后续治疗而住院的期间普遍都会远超24个月,即使按照本案一二审法院逻辑,生硬地套用24个月停工留薪期制度,那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赋予五至十级伤残患者后续医疗期内的停工留薪期待遇显然将会落空。

 

【风险提示】    

本案的败诉,无法去苛责阿今,毕竟其文化水平有限,更不要说法律专业知识了,让其独自去理解相关规定难免走偏。

因此,专业问题还需求助专业人士

实务中,一些职业病病人受制于经济压力,也多少存在着一定的侥幸心理,以为法律对职业病病人总是倾斜保护的,法律明文规定的待遇,怎么着法院都会支持的。因而往往对生活用语与法律专业术语不加甄别地混用,尤其是在仲裁庭、法庭释明之后,仍不以为意,或者无法意识到其间的差异,结果便难以预期。

职业病因其特殊性,不仅存在与一般劳动争议、一般工伤待遇的差异,而且由于相关制度建设的不够完善,很多职业病工伤待遇与社会保障需要特别谨慎地去争取,去坚持,不要说普通劳动者难以在短期内熟练、准确掌握相关法律知识,即便是执业律师,如果没有相当的职业病法律实务经验,或者花费相当的精力去钻研,也很容易出现理解上的偏差,并最终反映到个案代理上。

无论如何,职业病病人至少要从本案中汲取一点关键的教训:评残之后需要继续治疗的,医疗期内可以享受的是“后续医疗期内的停工留薪期待遇”,而不是直接主张停工留薪期工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1-4-16 09:35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