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劳动者在用人单位宿舍午休时突发疾病死亡依法应予认定工伤——评(2019)粤03行终553 ...

2020-7-10 16:14|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958|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注:此文系应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之邀请就2019年度深圳市十大行政审判典型案例所作点评,刊载于《深圳市行政审判工作报告(2019年)》第65-66页。】劳动者在用人单位宿舍午休时突发疾病死亡依法应予认定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注:此文系应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之邀请就2019年度深圳市十大行政审判典型案例所作点评,刊载于《深圳市行政审判工作报告(2019年)》第65-66页。】


 

劳动者在用人单位宿舍午休时突发疾病死亡依法应予认定工伤

——评(2019)粤03行终553号行政判决书

  

劳动者在规定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因工作原因(通称“三工”因素)而发生伤亡事故,依据《社会保险法》、《工伤保险条例》、《工伤认定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工伤认定,相对容易判定。但在非典型性情形下,“三工”因素部分或者全部与惯常要求发生偏离之后,工伤认定即易产生纠纷。本案即是典型。

对照工伤认定的“三工”因素,杨春江之死似乎都不符合:时间是午休(非正常工作时间),地点在宿舍(非正常工作场所),死因是突发疾病(与工作似无直接关联)。或许正因为如此,本案在行政机关的工伤认定与一审法院的审理中,杨春江之死都被直接判定为非工伤死亡。

但作为社会保障性法律法规,无论是《社会保险法》还是《工伤保险条例》,其理解与适用需要特别关注和把握对劳动者身心健康的优先保护,尤其是当实务中对相关规定存在互相冲突而又无法明确排除倾向性保护的理解之时。

比如本案。杨春江出差期间在单位指定的宿舍午休突发疾病死亡,虽然死亡时间、地点与死因似乎均与工作无关,但进一步分析,其实均与工作相关:

1、午休时间虽非正常工作时间,但午休的目的不外乎在日常工作期间作短暂休整、恢复体力从而更好地投入午后的工作,且事发时杨春江并未从事与工作无关的、纯粹个人的事务;

2、单位指定的宿舍虽非生产车间、办公场所,但仍属于用人单位指定的地点,从空间上并未明显超出用人单位的控制范围;

3、至于死因,虽然本案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杨春江之突发疾病是受到职业性危害因素如有毒有害物质、工作压力、加班疲劳等诱发,但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明确规定视同工伤的情形。

再考虑到杨春江此前确有加班,又系出差期间,综合判断,两相对比,虽然本案认定工伤的直接证据似有欠缺,但在排除工伤的证据同样甚至更为欠缺的情形下,将杨春江之死认定为工伤,显然更为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

需要指出的是,本案中杨春江之死发生在出差期间,但出差与否并非决定本案工伤认定的关键因素。换句话说,即使杨春江不是在出差期间,只要其是工作期间在用人单位安排的宿舍午休、因为突发疾病而死亡,仍应被认定为工伤。其中的关键,即在于午休的安排,本意为恢复劳动者的体力,从而更好地为用人单位提供劳动,而用人单位宿舍作为生产经营场所的延伸与附属,更利于用人单位用工的统一管理,从而也让劳动关系的人身依附特性藉此得以延伸与体现。

因此,劳动者在用人单位安排的宿舍午休时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依法应予认定工伤。(2020/5/14 15:52

 

  

 

温枚青诉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案

【案件基本信息】

一审案号:(2018)粤0308行初2052号

二审案号:(2019)粤03行终55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温枚青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原审第三人:富泰华工业(深圳)有限公司

【主要事实

杨春江是富泰华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泰华公司)员工,负责产品开发。2018年6月20日,杨春江受富泰华公司的指派前往成都富士康出差。2018年7月1日11点50分许,杨春江在出差期间在公司安排的宿舍内突发疾病,经成都市郫都区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后于当日12时22分死亡。2018年7月13日,杨春江的妻子温枚青向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市人社局)对杨春江的死亡提出工伤认定申请。2018年8月30日,市人社局作出《深圳市工伤认定书》,认定杨春江的死亡情形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不属于或不视同工伤。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驳回原告温枚青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8行初2052号行政判决;二、撤销被上诉人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深人社认字(龙华)【2018】第830371001号《深圳市工伤认定书》;三、被上诉人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针对温枚青的工伤认定申请重新作出处理。

【裁判理由】

生效判决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杨春江受富泰华工业(深圳)有限公司指派出差期间在公司安排的宿舍内休息期间是否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是指员工正常履行用人单位交办的工作任务时所占用的时间和岗位。一般情况下,员工在用人单位提供的宿舍内休息确实不应属于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但出差期间又存在一定的特殊性,员工出差是为了完成单位交付的工作任务,出差期间的时间和空间均属于受单位直接或者间接控制,不以员工个人意志为转移。在此过程中,员工的正常休息过程也是完成出差任务不可或缺的必要组成部分,在用人单位认可或安排的住所休息期间如果全部认定为非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显然有失公正。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开会无关的个人活动受到伤害,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不认定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从该条可以看出,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开会期间员工从事与单位安排的工作无关的个人活动受到伤害,不应认定工伤;反而言之,员工受到伤害时没有从事与单位安排的工作无关的个人活动,可以认定为工伤。在本案中,杨春江系受富泰华工业(深圳)有限公司指派出差至成都,在出差成都的期间杨春江是为了完成单位交付的工作任务上下班和住在单位安排的宿舍,其出差期间的时间和空间均属于受单位直接或者间接控制,不以其个人意志为转移。杨春江和出差同事一起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突发疾病时也没有从事与单位安排的工作无关的个人活动,该时间和场所可视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合理延伸,而杨春江突发疾病死亡与因工出差存在一定的关联性,其因工出差亦是为公司创造价值和获取利益,且此期间无法回家好好休息,而只能住在千里之外公司安排的宿舍,在员工宿舍突发疾病的时间和场所认定为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更符合工伤保险制度的立法目的和立法精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10-21 09:36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