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不应提高行政给付的门槛 ——评(2017)粤03行终556号行政判决书 ... ... ...

2020-7-9 09:29|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516|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注:此文系应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之邀就2018年度深圳市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所作点评,刊载于《深圳市行政审判工作报告(2018年)》第89-91页。】不应提高行政给付的门槛——评(2017)粤03行终556号行政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注:此文系应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之邀就2018年度深圳市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所作点评,刊载于《深圳市行政审判工作报告(2018年)》第89-91页。】

工伤职工在评定伤残等级后死亡,近亲属应能享受全部工亡待遇——评(2016)粤03行终792号行政判决书http://zybls.com/portal.php?mod=view&aid=712


不应提高行政给付的门槛

——评(201703行终556号行政判决书

 

依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负责工伤保险工作,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设立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下简称经办机构)具体承办工伤保险事务。同时,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职工因工死亡的,其所需供养亲属的具体范围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规定。因此,前述经办机构即依法负有核定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享受抚恤金待遇的资格的法定职责。

职工因工死亡后供养亲属享受抚恤金资格的核定,与因工死亡职工近亲属申请工亡待遇的核发,在实务中因牵涉到工亡职工近亲属之间的利益冲突,有可能令到经办机构进行相关行政处理时颇费思量。

本案即是一宗较为典型的因工伤待遇核发引发的行政纠纷。

从类型上看,工伤待遇的核发属于行政给付这一典型的授益行政行为。社会工伤保险因其特定的制度设计(费用主要来源于用人单位、待遇只针对因工伤亡的特定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及其近亲属),其立制宗旨在于为符合条件的相对人给予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故其“应保尽保”的特征甚至要强于其他行政给付。另一方面,与行政许可、行政处罚、行政强制等行政处理不同的是,行政给付目前并无统一的法律规定,而是散见于行政法规、规章等下位规定。因此,相对而言,对行政给付行为的评价,需要更多地从行政法理论上去考量,而人民法院对因行政给付引发的行政诉讼,除了对标相关规范性文件的明确规定外,从法理上探并评价案涉行政给付之争议,特别是从行政行为诸合法要件着手来分析,自然就有了必要的逻辑基础。

行政行为的合法要件,包括了行政行为的主体合法要件(适格与否)、权限合法要件(有无授权、是否越权)、内容合法要件(有无事实、证据及法律依据)和程序合法要件(方式方法、步骤顺序、法定时限等),这其中,内容合法要件可谓判断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实质性要件,在考察行政行为的事实、证据与法律依据之外,还要求考量行政行为是否合乎立法目的,在法律规定欠完善之时,这种目的性评价尤为紧要,往往不易准确把握。

本案中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以下简称市社保局)对于汤学明、陈淑兰、汤凡、张义是否具有享受工伤待遇的资格已依法作出认定,但面对其中部分近亲属即汤学明、陈淑兰、汤凡三人在先提出的核发工待遇的申请,却以张义在后提出的相关异议为由,迟迟不予核准。究其原因,当系市社保局顾虑到在先申请的三位近亲属有可能与在后主张工待遇的近亲属之间存在利益冲突,倘若直接核准其申请,将可能面临张义的质疑乃至诉诸法律。对于市社保局的这一顾虑,应当肯定其行政处理之慎。

但是,行政机关在处理相对人所提行政给付申请时若牵连到其他待审核问题,则需要准确界分不同法律关系所牵涉的法律定性,而不能简单地一概予以拒绝,否则,容易引发违法之虞,或致越权之嫌。

本案中汤润全因工死亡并已被依法认定为工伤,汤学明、陈淑兰、汤凡三人分别系汤润全之父亲、母亲和儿子,其共同向市社保局申请核发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工伤待遇,该三人所提申请完全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之规定,而市社保局亦负有及时核准的法定职责。

那么,张义作为汤润全之另一婚生子,市社保局是否有权认定其享受因汤润全工亡所产生的相关工伤待遇?又是否必然导致市社保局不予(或者推迟)核准汤学明、陈淑兰、汤凡之工伤待遇申请呢?

首先,如前所述,市社保局有权认定张义的享受工伤待遇之资格,此举完全合法,亦属必要。

其次,汤学明、陈淑兰、汤凡三人所提工伤待遇申请,与张义之工伤待遇享受资格并不冲突,即使张义提出异议,主张其与汤学明、陈淑兰、汤凡三人同样有权享受工伤待遇。问题的关键在于,对汤学明、陈淑兰、汤凡三人所提工伤待遇申请,市社保局是否核准,与相关工伤待遇最终具体如何支付,包括是否需要向张义支付,实际上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前者需要解决的只是相对人申请的因汤润全工亡产生的工伤待遇总额(有无、多少)之争,后者才需要解决对于已核准的工伤待遇具体向谁支付如何支付的问题。

事实上,核定工伤待遇总额的有无、多少属于经办机构的行政处理职责范围,至于核准后的工伤待遇在近亲属间具体如何分配,则已超出经办机构的职责范围,而完全属于近亲属之间的民事纠纷,需要并且也只能通过当事人自行协商解决,协商无果的,可以诉诸法院,若其中部分近亲属担心其他近亲属侵占其份额,甚至可以通过诸如财产保全等方式,促使经办机构暂不发放工伤待遇,待分配方案经相关近亲属协商一致或者人民法院作出生效裁判之后,再予相应发放,而不论如何处理,此时均已无需经办机构来作行政处理了。反之,如果将近亲属间有关工伤待遇分配的争议牵连到工伤待遇的核准程序中来,势必本末倒置,将待遇分配之争变成了核发工伤待遇的前置条件,导致核准程序被无限期地拖延下去,此时,一方面此前置条件并无法律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无此要求),另一方面倘若在后主张权利的近亲属不去积极启动对自己享有工伤待遇资格的确认,则在先申请工伤待遇的近亲属将无从继续申请工伤待遇,毕竟某一近亲属是否享有工伤待遇资格乃消极事实,只能由该近亲属本人主张具有相应资格,而无法由其他近亲属主张其不具有相应资格。如此一来,工亡职工近亲属申请工伤待遇的行政给付势将变得极不确定和极其困难,甚至根本无从获得。这显然不是行政给付特别是工伤待遇制度真正的立制宗旨。

总之,行政给付之申请符合法定条件的,行政机关应即核准,是否存在禁止或者限制性条件,需要有明确的法律依据,不应法外提高行政给付的门槛。本案二审正是抓住了目的性审查这一关键,准确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相关规定,从而作出了要求市社保局依法核发相关工伤待遇的直接改判。(管铁流 2019/3/22 8:38

 

 

 

汤凡、陈淑兰诉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不履行工伤保险待遇支付案

【案件基本信息】

一审案号:(2016)粤0308行初1054

二审案号:(2017)粤03行终556

上诉人(原审原告):汤凡、陈淑兰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

【主要事实】

汤润全于20121229日在单位上班时突发疾病,送医抢救后于次日凌晨040分死亡。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31210日作出工伤认定书,认定汤润全的死亡情形视同工伤。陈淑兰系汤润全之母,汤凡系汤润全之子。汤润全被认定工伤后,陈淑兰等人遂向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以下简称市社保局)申请支付员工因公死亡的工伤保险待遇。因陈淑兰等人提交材料不齐,市社保局通知其补充材料。在市社保局审核陈淑兰等人所提交材料的过程中,案外人尤维琴向市社保局提交《情况反映》,主张其系工亡员工汤润全的前妻,除汤凡外,两人另育有一子张义(曾用名汤毅),尤维琴主张张义作为汤润全的法定继承人同样有权领取工伤保险待遇。尤维琴向市社保局提交了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户籍所在地村委、镇政府、公安机关等出具的证明、张义的出生医学证明、参加诉讼通知书、四川省自贡市盐城公证处出具的《补正公证书》等资料。市社保局收到尤维琴提交的材料后,经过审查认为张义是汤润全之子,具有领取工伤保险待遇的权利。市社保局遂告知陈淑兰等人及张义,应在达成一致意见后,向市社保局提供一个银行账号以便市社保局把工伤保险待遇款项划入该账户。由于陈淑兰等人不承认张义为汤润全之子,未与张义达成一致意见,亦未向市社保局提交统一的银行账号,市社保局无法办理工伤保险待遇的支付。陈淑兰等人不服,遂提起本案诉讼请求:市社保局支付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共计人民币724516.6

庭审中,陈淑兰等否认张义系汤润全之子。市社保局称未能向各方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原因是陈淑兰等人与张义未达成一致意见,未提交统一的银行账户。

【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驳回汤凡、陈淑兰的诉讼请求。

二审判决:一、撤销原审判决;二、市社保局对陈淑兰等人提出的核发汤润全因工死亡的工伤保险待遇的申请依法作出处理决定。

【裁判理由】

  生效判决认为,不履行法定职责是指行政主体负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的行政管理职责,在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要求其履行时,行政主体超过法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拒绝履行或者拖延履行的行为。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等关于因工死亡职工的近亲属可领取工伤保险待遇的相关规定,因工死亡职工的近亲属可从工伤保险基金中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及一次性工亡补助金,而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享受抚恤金待遇的资格由统筹地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本案汤润全因工死亡,陈淑兰等人作为汤润全的近亲属,有权向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申请核发汤润全因工死亡的工伤保险待遇,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应依法对该申请进行审核,符合申请条件的即应予以核发。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主张其未向陈淑兰等人核发汤润全因工死亡的工伤保险待遇的理由是陈淑兰等人与张义未就张义是否是汤润全之子达成一致意见,未能提交统一的银行帐号,但《工伤保险条例》、《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等关于因工死亡职工的近亲属可领取工伤保险待遇的相关规定并未明确因工死亡职工的全部近亲属都应作为领取工伤保险待遇的申请人,而是否提交统一的银行帐号仅涉及审核确定可核发工伤保险待遇之后如何支付的问题,并不涉及申请人是否符合可领取工伤保险待遇的申请条件的认定,故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提出的上述理由不是不予向陈淑兰等人核发汤润全因工死亡的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定事由,本院不予支持。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作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具有核定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享受抚恤金待遇的资格的法定职责,对于汤学明、陈淑兰、汤凡、张义是否具有享受抚恤金待遇的资格应作出认定,不能拒绝认定并以此为由不履行核发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定职责。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针对陈淑兰等人提出的核发汤润全因工死亡的工伤保险待遇的申请应重新进行审核并给予书面回复,依法履行核发工伤保险待遇的法定职责。而汤润全因工死亡所导致的其近亲属可领取的工伤保险待遇的具体数额依法应由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审核确定,故对于陈淑兰等人提出直接判令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向其支付丧葬补助金等共计人民币724516.6元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8-9 14:11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