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以案说法:工伤职工在评定伤残等级后死亡,近亲属应能享受全部工亡待遇 ...

2020-7-8 14:57|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626|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很荣幸再次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邀请,就2019年度深圳市十大典型行政案件进行点评。这已经是作为深圳市律师协会宪法与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连续第三年受邀点评了。专家自然是不敢当,但对行政诉讼尤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很荣幸再次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邀请,就2019年度深圳市十大典型行政案件进行点评。这已经是作为深圳市律师协会宪法与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连续第三年受邀点评了。专家自然是不敢当,但对行政诉讼尤其是人事劳动与社会保障行政诉讼的兴趣,确实由来已久并且始终如一。感谢深圳中院,感谢朋友的推荐!今天推出的这篇点评,是2017年度典型案件的点评,但该案后来因故并未出现在定稿的深圳中院行政审判工作报告(白皮书)中。】



工伤职工在评定伤残等级后死亡,近亲属应能享受全部工亡待遇

——评(2016)粤03行终792号行政判决书


  工伤职工在评定伤残等级且工伤复发后于医疗期内死亡,其近亲属能否享受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及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工亡待遇?这一类工伤保险待遇纠纷在现实中并不罕见。对此,社保行政部门倾向于认为此时工伤职工近亲属不应享受相关工亡待遇。

本案中,两审法院对相关法律规定的理解与适用,颇具代表性。

一审法院认为,享受停工留薪期待遇不等于享受停工留薪期,并据此推导出原告方不能享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工亡待遇。二审法院则依据《工伤保险条例》关于工伤复发职工可享受停工留薪期待遇这一关键,转而支持了上诉人的诉求。

全面、透彻地理解法律法规并准确地适用,是人民法院公正审判案件、妥善化解纠纷的关键。

关于停工留薪期,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主要在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等条文中进行了规定,《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则主要在第二十六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等条文中进行了规定,两相对比,二者其实在篇章布局、条文结构上基本一致,细节上的差异,更多地体现在《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对具体的工伤待遇项目、标准等方面作了进一步的明确和一定程度地扩展,并且是在更有利于保障工伤职工合法权益的方向上延伸扩展的。类似的立法特点,在有关职工因工死亡后相关工伤待遇的规定中有着同样的体现。因此,在法律适用上,两部法规并不存在冲突。

依据两部法规的规定,仅从文义上理解,所谓停工留薪期,系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期间,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这一“期间”的设定,除了12个月的一般期间与24个月的最长期间,法规并未作出进一步的时间限定,比如必须是在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之前等等;而所谓停工留薪期待遇,主要包括“原工资福利待遇”,需要护理的则还包括护理待遇,至于其他工伤医疗待遇,则停工留薪期与一般工伤医疗期并无差异。

那么,停工留薪期与停工留薪期待遇是否存在区别、存在何种区别呢?

仅从文义上对比,停工留薪期与停工留薪期待遇二者当然不同。停工留薪期强调的是一种法定期间,而停工留薪期待遇强调的是一种待遇,两者在概念指向上完全不同。

但二者又是紧密相关的,而非互相排斥更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停工留薪期是基础,停工留薪期待遇则是依附于停工留薪期的物质内容。

因此,脱离具体语境孤立地进行对比,二者当然不可等同。但当放置在特定语境中结合上下文来综合理解时,二者并不存在绝对的排斥性的区别。

具体到《工伤保险条例》和《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结合停工留薪期、停工留薪期待遇与工伤死亡相关待遇的规定,不难得出结论,本案上诉人应当享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工亡待遇。理由是:

首先,如前所述,上述两部法规对停工留薪期虽然规定了一般期间和延长期间或者最长期间,但对其具体的起止时间则并未绝对化,从条文中无法推导出停工留薪期只能设定在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之前。

以《工伤保险条例》为例,虽然在文字表述上,第三十三条第二款先规定停工留薪期的一般期间与延长期间,然后规定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后的待遇处理,形式上看二者似乎存在逻辑递进关系,似乎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后就不存在停工留薪期了。但从该条第一款的表述看来,停工留薪期的限定条件只有一个,即工伤职工“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那么,再结合法规上下文理解,这种“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情形,当然不仅存在于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之初,在职工评定伤残等级之后,也普遍的存在,尤其是对于较重级别的伤残、一些存在特殊医疗依赖的伤残以及绝大部分职业病来说,更是如此。

其次,《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则更为明确。该条规定:“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确认需要治疗的,享受本条例第三十条、第三十二条和第三十三条的工伤待遇。”而第三十三条正是规定停工留薪期相关问题的,从立法技术上分析,第三十八条既然采取直接、完整援用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并且没有附加任何变更,那么,第三十三条有关的权利、义务就当然为第三十三条所采纳。换句话说,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的,当然有权享受停工留薪期以及基于停工留薪期所产生的所有待遇,包括原工资福利待遇、工伤医疗待遇,也包括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在工伤职工死亡后其近亲属可享受的诸项待遇。

因此可以说,第三十三条针对停工留薪期的一般性规定先已将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之后的时间纳入到设定停工留薪期的可能范围之中,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则针对工伤复发这一特定情形下的停工留薪期作出了特殊规定,并且是在第三十三条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职工评定伤残等级之后同样可以享受停工留薪期及停工留薪期待遇。

另外,从立法宗旨上分析,作为一部专门调整社会工伤保险关系的行政法规,《工伤保险条例》确立了优先保障工伤职工合法权益这一劳动保障法律制度最重要的原则。停工留薪期作为工伤保险中的一项特殊制度,其设立的宗旨同样也要求更有利地保护工伤职工,并且,需要强调的是,这一优先或者说倾斜保护原则,不仅体现在工伤职工与用人单位的劳资关系中,也同样体现在工伤职工与社保基金的工伤保险待遇申请、核发等法律关系中。具体到本案,倘若工伤职工在评定伤残等级之前死亡可以享受停工留薪期及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工亡待遇,而在其评定伤残等级之后即使工伤复发确需继续治疗且在规定的医疗期内死亡却不能享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工亡待遇,两相对比,工伤职工所遭遇的事故伤害或者职业病损害并无区别,仅仅因为评定了伤残等级,或者其他并不能足够充分成立的理由,即让二者在工伤待遇方面产生巨大的差异,如此理解和司法,显然与优先保护工伤职工合法权益这一立法宗旨相悖,因为,即使对停工留薪期相关规定的理解存在分歧,对此分歧的最终适法也不应造成明显不合理的法益落差。诚如二审判决所言:“……以上主张不仅有悖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之规定,而且会造成损害伤情严重、职业病病情严重的工伤职工权益的后果

综上,一审判决虽然注意到了停工留薪期与停工留薪期待遇的区别,但将此区别脱离法规全文孤立理解,二审判决则准确地把握了《工伤保险条例》和《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对停工留薪期等法律规定作出了正确的理解和适用,从而对工伤职工工伤复发后在规定医疗期内死亡这一特殊而又较为常见的法律现象作出了客观、公允的评价,否定了被诉社保部门不予支持工亡职工近亲属有关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待遇的错误决定。

因此,本案无论是案情、社保部门的行政处理还是法院对相关法律规定的理解与适用,特别是二审法院的最终判决,无疑极具典型意义。

 


 

 

【以下选自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度行政审判工作报告】 


邓金龙诉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工伤待遇决定案

 

一、当事人基本情况

上诉人(原审原告)邓金龙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

二、基本案情

邓昆鹏(邓金龙之子)于2010年12月12日被诊断为职业病(急性淋巴白细胞血病),随后深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对邓昆鹏认定为工伤。2013 年 2  7 日,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邓昆鹏构成五级伤残,医疗终结期为 2012 年 12 月 12 日。2016 年 2 月 4 日,邓昆鹏白血病复发入院治疗,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 2016  3  2 日出具《工伤复发确认意见》,确认邓昆鹏属于工伤复发,医疗期为 2016 年 2 月 4 日至 2016 年 8 月 4 日,邓昆鹏于 2016 年 4 月 13 日去世。2016  5 月 9 日,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受理了邓金龙作为家属向其提出的工伤待遇申请,邓金龙要求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支付医疗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费、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于 2016  6 月 23 日作出深工保决字 [2016]  4445044 号《深圳市工伤保险待遇决定书》,同意支付旧伤复发医疗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贴共计 8195.15 元,不同意支付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邓金龙不服,遂提起诉讼。诉讼请求为:一、撤销工伤待遇决定;二、责令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重新作出《深圳市工伤保险待遇决定书》,在原工伤待遇基础上,履行支付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的法定义务。

 

三、裁判结果

一审判决驳回邓金龙的诉讼请求。二审判决:一、撤销原审判决;二、撤销工伤待遇决定;三、责令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 30 日内对邓金龙的工伤保险待遇申请重新作出处理决定。

 

四、裁判理由

生效判决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已经享有过 24 个月停工留薪期的伤残职工, 工伤复发后能否重新享受停工留薪期?二、伤残职工在工伤复发治疗期间死亡,其应否享受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工伤职工的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过 12 个月,伤情严重或者情况特

殊,经设区的市级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适当延长至 24 个月。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同时规定,工伤职工工伤复发的,在其已经享受的停工留薪期的基础上,另外仍可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享受停工留薪期待遇。此外, 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二款、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在广东省行政辖区内,工伤职工的停工留薪期应根据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的医疗终结期确定, 最长不超过二十四个月。故 2016 年 2 月邓昆鹏工伤复发,最长可享受 24 个月的停工

留薪期待遇。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已于 2016  3  2 日出具了《工伤复发确认意见》,确认邓昆鹏属于工伤复发,因此其属于在停工留薪期内因工伤导致死亡。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主张邓昆鹏于 2010 年 12 月受工伤后已经享受过 24 个月停工留薪

期,故其 2016  2 月工伤复发后不能再享受停工留薪期,不仅有悖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八条、《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之规定,而且会造成损害伤情严重、职业病病情严重的工伤职工权益的后果,本院不予支持。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第二款以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一、二款之规定,邓昆鹏在工伤复发治疗期间死亡后,其近亲属应享受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应向邓昆鹏的近亲属核发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作出的被诉深工保决字 [2016] 第 4445044 号工伤保险待遇决定因对上述相关法规的规定理解错误, 导致错误适用法律和处理不当,依法予以撤销并应重新作出处理决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错误理解和适用法律,本院予以纠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8-9 14:05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