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法治观察 查看内容

广东以外地区支持职业病民事赔偿有望很快普及——评山东烟台恒邦案支持职业病民事赔偿 ...

2020-7-7 12:01|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875|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近日,看到一份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二审判决(为方便叙述,该案以下简称烟台恒邦案),全面支持了职业病病人的民事赔偿诉求,包括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这一生效判决,有可能是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近日,看到一份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二审判决(为方便叙述,该案以下简称烟台恒邦案),全面支持了职业病病人的民事赔偿诉求,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这一生效判决,有可能是山东地区同类生效判决的首例,作为长期专注于职业病法律维权的律师,笔者以为,该判决意义重大。
判决的主要信息附录在本文后面。大致情况是:患者于2017年1月被确诊为职业性急性中度硫化氢中毒,后被认定为工伤,并于2017年11月20日被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七级伤残,此后历经14次住院治疗,2019年3月9日因呼吸衰竭而死亡;社保部门依法拨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41514.85元;家属先以劳动争议纠纷案件诉至法院,在诉讼中,法院要求原告明确其主张所依据的法律关系,原告明确主张为侵权责任,按人身损害赔偿的标准主张被告按2018年度山东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赔偿死亡赔偿金790980元;按2017年烟台市职工平均工资赔偿丧葬费34652.50元;赔偿实际支出医疗费674.48元;赔偿误工费3250.60元、交通费500元、精神抚慰金100000元,其中误工费、交通费没有直接证据予以证实。庭审后,原告放弃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的主张。法院一审判决在扣除工伤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之后全部支持了原告诉求。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考虑到笔者代理的职业病个案绝大部分集中在广东地区,自2009年至今,也陆续见证了广东各地法院对职业病民事赔偿的支持从无到有,但即使是今天,对职业病民事赔偿的支持也并未形成完全统一的司法裁判标准,特别是今年新冠疫情以来,部分地区法院的裁判尺度甚至出现了极度反复,个别基层法院(如广州番禺)最近几年已非常明确支持的,但因为上级法院的改判而变得谨慎起来,至于过往司法实践中的争议焦点,比如伤残等级标准、伤残津贴与民事赔偿的取舍、后续治疗费应否支持、侵权过错程度的认定等等,分歧依旧。
而广东以外地区的职业病民事赔偿,笔者直接代理的非常有限,主要原因还在于各地并无支持的先例,对患者来说启动民事赔偿诉讼程序风险太大,而代理成本则成为限制此类个案成讼的一大障碍。
有限的个案代理中,上海、安徽、江苏三地笔者各代理一宗,但均为再审甚至抗诉阶段界入,目前来看,上海并未支持,安徽、江苏的个案结果则遥遥无期。天津、重庆的个案目前也还在进行中,但因为是自始介入,自我感觉在可控性方面要稍微好点。另外,曾有北京的职业病病人二审时希望笔者能代理出庭,但由于对代理工作的理解分歧,最终未能成行。
也一直在关注内地的职业病民事赔偿诉讼,但完整支持的个案却始终未见,自然,也可能是笔者信息获取渠道有限,也可能相关个案的裁判文书并未公开,因而至今难得一见罢。
烟台恒邦案二审判决,让人眼前一亮。最主要的,自然是死亡赔偿金这一主要民事赔偿项目的被全额支持。这种支持力度,不光是赔偿项目本身的肯定,更难得的是,法院对患者在劳动能力评残后死亡的原因分析与肯定,以及职业病民事赔偿相关法律法规之间的内在逻辑与矛盾的辨析与指引,其力度丝毫不逊于广东地区的支持力度。从这个角度来看,当为烟台中院的这份二审判决点赞。这也是数年来笔者所仅见的对于职业病民事赔偿支持得最为有力的一份生效裁判文书。笔者相信,至少在山东,在众多职业病病人为民事赔偿诉求自发接力数年之后,这一份终审判决,应该是可以看作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进步。
笔者如此评价,倒并非完全心血来潮。在看到这份判决后,笔者特意上中国裁判文书网全面检索了山东地区职业病民事赔偿裁判文书,结果显示:在与职业病相关的两千余份一审、二审、再审、抗诉等裁判文书中,能够完全获得法院支持的仅有上述案件的一二审判决;其他部分支持民事赔偿的裁判文书不过十余份,而且主要集中于精神损害方面。耐人寻味的是,以“职业病”等民事赔偿相关词组作为关键词检索时,山东的两千多份裁判文书中,真正由职业病病人主张民事赔偿的个案十分之一都不到,而且绝大部分都是通过劳动争议程序来一并主张,结果判决无一例外地指引当事人“本案不予处理”。而同样的检索结果显示,广东地区虽然在裁判文书总量上只略多于山东地区,但由职业病病人直接主张民事赔偿的个案则超过两千,也就是说,同类检索信息中,职业病病人主张民事赔偿的个案占据了绝大多数。先不说法院的支持率,这一现象至少说明两点:一是山东地区职业病病人寻求民事赔偿的法律意识并不乐观,二是当地法院倾向于对职业病民事赔偿诉求与工伤待遇在程序上作区别处理。
因此,问题的关键似乎再次回到职业病病人身上来了。同样一部法律,甚至同样一个法条,同样的诉求,你职业病病人去主张了,可能不会得到支持,但你连主张都没有,权利怎么可能自己从天上掉下来呢?
权利从来都是自己争取来的。
再次为烟台中院点赞之余,笔者还是免不了一些顾虑。
因为毕竟,烟台恒邦案在案情上仍有相对特殊之处,即患者已经死亡,且只被评定为七级伤残,大概率没有获得一次性工亡补助金,证明用人单位侵权过错方面的证据似乎也更有利于患者,诸如此类。因此,要特别提醒职业病病人的是,在期待“同案同判”时,仍要对于案情的特殊性给予足够的关注。
但无论如何,一个地区能够出现哪怕只是单独一份生效的支持判决,对于争取民事赔偿的职业病病人来说,权利的障碍铁板就等于突破了一条生机的裂缝,接下来要做的,不过是继续努力,将这希望的缝隙进一步拓宽。
十年之前,广东不过如此,十年之后,山东亦复如是。相信!(2020/7/7 11:2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10-31 05:57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