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查看内容

职业病律师管铁流被职业病病人投诉了

2020-5-17 09:28|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99|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1.前言原本,我压根没想过要将这事公开。毕竟,被人投诉,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何况,投诉我的,居然还是一位职业病病人。老天!打从2009年开始,这十一年来,我一直在持续专注于帮助职业病病人法律维权,所接触的职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1.前言


原本,我压根没想过要将这事公开。

毕竟,被人投诉,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何况,投诉我的,居然还是一位职业病病人。

打从2009年开始,这十一年来,我一直在持续专注于帮助职业病病人法律维权,所接触的职业病病人没有一千也总有大几百了吧,但被一位职业病当事人投诉到律师协会,这是我执业十三年来头一次,也是我专注于职业病法律维权十一年来头一次,所投诉的理由,是我不够尽责,还赖我收了原件不还。

我本来也还是打算算了。反正市律协调查了一年多,还无奈地兴师动众开了场听证会,最后的结论,自然是投诉不成立。何况,就算投诉成立,也只是因为勤勉不够,事出有因,还不至于上纲上线到对人品的抹黑,更何况,毕竟当事人眼看着到手的几十万忽然就没了,换了谁也不甘。虽然他搞错了对象,有这份心力怨气,放到追查债务人的事上,或许会另有一番景象。但也总不过于此。

2020年4月12日收到市律协投诉处理结果告知书后,看完我就放到了文件柜的最底下,告诉自己:都过去了。



如果当事人还不服,还要继续走其他途径,也只能由他。在我这里,到此为止。

直到昨天,一位职业病病友特意找到我,很严肃很质疑但也同样很关切地问我:怎么有人说你收了老板的黑钱不肯尽力帮职业病病人维权呢?

我这才意识到,问题并不那么简单。

我不能指名道姓说是谁在造谣又是谁在背后支招,但谣传不会空穴来风,总有个源头。

有时候,你选择忍让,未必换得安宁。吵架要看对手,忍让也一样。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

那就公开吧,反正也没啥见不得光的。公开,不带任何成见,也不作任何评价。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大太阳底下,是人是鬼,一见分明。

 

2.经过


案件久远。

2014年3月11日,职业性尘肺病病人户永双通过病友介绍,来到广东君一律师事务所找到我,希望帮他处理职业病相关补赔偿事宜。充分沟通之后,双方达成委托代理意向,具体的委托手续由我指导的第一位实习律师刘潇虎操办,包括委托代理合同的填写、授权委托书的出具、材料的接收等等。执业至今,我一贯的做法是尽量不接受当事人的证据材料原件,如果确实需要,则出具原件交接清单。因此,当时并没有收取户永双的证据材料原件。

委托合同约定的代理阶段包括仲裁、一审、二审,并没有执行阶段。之所以如此约定,是因为除精神损害抚慰金之外,当年深圳地区法院尚未支持职业病民事赔偿诉求,而帮助户永双提出的全部诉求中,绝大部分为民事赔偿,工伤、劳动诉求相对较少,从过往代理经验看,如果不涉及较大额的民事赔偿诉求,用人单位拒付工伤、劳动待遇而需要强制执行的个案相对较少,即使需要强制执行,较小金额的执行标的也一般容易顺利执行,因而本案执行也无需特别委托代理。

初次见面,我们按惯常询问到用人单位的经营状况,户永双称公司的老板是其四川同一乡镇的老乡,公司效益一向都好。我们仍例行提示:如果单位效益不好、转移财产,要及时做财产保全。

考虑到其用人单位经营正常,而财产保全涉及的保全、担保等均需费用,本案仲裁、一审、二审中均未申请财产保全。

2014年3月14日,本案提请劳动仲裁。2014年5月5日原龙华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深华劳人仲(观澜)案【2014】325号仲裁裁决,仅支持户永双2013年11月1日至2013年12月24日期间停工留薪期间工资2838.71元,案件随即起诉到法院。



一审期间,用人单位采取撤销户永双工伤认定决定等策略拖延诉讼,致本案由简易程序转换为普通程序,代理律师均依法予以有力回击。2014年12月10日,宝安区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2014)深宝法观劳初字第263号判决,共计支持原告诉求401567.89元。




双方均不服一审判决,上诉。此时,刘潇虎律师已独立执业,我和当时的助理罗成律师共同代理本案二审。

2015年6月26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深中法劳终字第2148号判决,除一审判决已支持的判项外,又增加支持2万余元。



2015年7月31日,罗成律师免费帮户永双向宝安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案号:(2015)深宝法观劳初字第1283号;并要求法院将两用人单位及其法定代表人均列入失信黑名单,后因两用人单位已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于2015年12月作出终结本次执行的裁定。

2018年10月,户永双忽然来电,要求我继续跟进执行委托案件,我告知案件已终结执行,若无新的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则无法恢复执行。户永双于是质疑我的代理工作,要求解除委托代理合同、提供判决书原件,并称已委托某律师继续执行,我告知委托合同已履行完毕不能也不必解除,而判决书原件在其申请强制执行时已交给法院,我这边没有更多原件可提供,若其确需相关法律文书原件,可径向法院申请复印并由法院加盖“与原件一致”确认章,即可满足相应要求。我同时表示:受个人能力所限,我已无法进一步帮到你,如果你自行或者委托其他人代理本案执行且能获得执行款,我承诺放弃任何应收而未收的律师费。但户永双仍不满意。此后经耐心询问,得知户永双想进一步追究两用人单位法定代表人之责任,我于是指导其先向原执行法院了解当时的执行工作细节,包括是否将相关法人代表列入失信黑名单等等,但适逢龙华法院办公场所搬迁,户永双自行前往沟通无果,我代为致电又长期无法接通,户永双于是又指责我。考虑到户永双期望值过高,且多次扬言“这辈子就找你了”、“你不做,我就投诉、找媒体”等偏激语言,遂告知不准备继续帮助其跟进恢复执行的工作。随后,户永双向深圳市律师协会投诉。

2020年4月12日,深圳市律师协会寄来深律纪字【2018】351号《投诉处理结果告知书》,决定:“被投诉人管铁流律师不存在违规行为,投诉人户永双的投诉不成立。”

 

3.反思


想说的是,如果仅仅指责我在本案代理中工作不够勤勉尽责,我当然不接受但也不至于反应激烈,因为服务质量的优劣并无绝对标准,而案件结果则是可感知的,当事人终归是没拿到钱,怎样的情绪都可理解。但如果绕开真正的争议问题,转而无中生有的诬蔑我收受对方的黑钱,性质就完全变了。

先说逻辑。

如果我不够尽力,本案支持的结果是仲裁不过两三千,一审40万,二审又增加2万,这些一步步增加起来的利益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尤其是其中20多万的一次性伤残津贴,更是深圳地区法院首例支持的个案。

如果我真要收了用人单位的黑钱,我还会一次又一次帮当事人争取更多的利益吗?请问,老板能在哪个阶段什么时候付我黑钱呢?如果用人单位是在执行阶段跑路,那人家老板既然都要跑路了,一走了之,他还有必要向我这患方律师付费吗?

十一年了,一路走来,我直接代理的个案超过三百宗,提供远程支持的个案更是数以千计,我的新浪博客和微博“深圳管铁流律师”、我的专业网站“职业病律师网”(www.zybls.com)、我的微信公众号“人文律师”、“职业病法律”等都是完全公开的,但凡过往任何一次因为收了用人单位的“黑钱”而故意不尽力为患者维权,根本不需要有这样低劣的造谣,管铁流律师早就无法在职业病这一领域呆下去了,有限的交流圈子,众口铄金。

造谣者!

我无法否认你自己的经历或者想象,甚至你自己就曾干过这种收黑钱的事也难说,但有人这样干,但你绝对看不到这样的管铁流律师!一辈子的律师职业,和无上善行的职业病法律维权,不是用钱能交换的,我相信,稍有职业荣誉感的律师也断不至于干这种龌蹉事。何况,正常代理职业病法律维权个案所获得的律师酬劳,已足够我维持有尊严的生活。我也依然相信,除了极个别的特例外,至今为止,我所接触的职业病病人绝大部分还都是通情达理的,也是能够敞开心胸畅顺交流的。所以,如果不再出现类似的恶劣谣传或者甚至更为恶劣的诋毁,我依然会一如既往坚守职业病法律维权。我还可以顺便明确告诉你,过去,现在,将来,我,和我职业病律师团队的核心成员,不会在仲裁诉讼个案中代理用人单位。2020/5/15 12:5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5-29 02:52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