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查看内容

你的权利,在你的行动中

2020-1-5 00:01|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3231|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一句话,你的权利,在你的行动中。 而不是与此相反,简单应付,然后听天由命。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1

今天周六,早晨陪儿子晨练,上午陪女儿“打仗”,中午随律所足球队“打酱油”。间隙得空时便是盯着微信,主要看“职业病法律交流群”(1233个群)刷屏的吐槽,群里往往是某个职业病病人提问,其他人解答,有久病成良医的“资深”病友,也有医学专家,加上我这个法律人,——但我参与微信交流的更多只能在平时,周末陪娃,并且,平时在电脑前,交流起来更快捷。

今天的群交流,依然是一位患者咨询,也照样是简单两句开始,随后越说越多,背景信息交待渐渐完整了,带出的病情、待遇乃至心理问题也极丰富。

这是一位中毒患者,一年前已确诊职业病并评定为七级伤残,他在担心满一年了如果用人单位要重新评残,伤残等级会不会下降呢?如果等级下降,会不会要退回工伤待遇呢?

解答的人七嘴八舌,一半是出点子,一半是心理安慰。到后来,一位有医学背景的网友直接说:伤残等级下降不是好事吗?说明你的健康恢复了,你该高兴才是啊。

于是包括患者本人在内的不少人都表示赞同。

2

跟着又聊到这位患者刚收到的一宗劳动争议的仲裁裁决书,大致是患者以用人单位未安排离职前健康体检而解除劳动关系当属违法,遂主张恢复劳动关系,或者赔偿金。仲裁裁决认为虽然《职业病防治法》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安排接触危害岗位员工离职前进行健康体检,但《劳动合同法》则规定双方协商一致的可解除而不必支付赔偿金,根据后法优于前法、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患者认为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违法的主张不能成立。患者对此很不满,认为仲裁员完全偏向用人单位,但具体怎么个道理,讲不出来。于是有网友提醒:专业的事找专业的人,打官司还得找律师,我们对这方面的问题也给不了你太多有价值的帮助。患者答曰:反正就想打官司试探下老板的意见,输赢无所谓。

其实,患者的这宗纠纷原本并不复杂,所涉及的离岗检查作为用人单位的一项法定义务,并不需要任何前置条件或者受到何种限制。导致患者被迷糊了的可能是两个问题:一是协商解除与违法解除的关系,司法实践中但凡你员工签字接受某种约定条件,无论你事先事后有多不满,一经签字往往会被认定为双方协商一致解除,此时只有经济补偿金而没有赔偿金,赔偿金仅在违法解除中适用;二是特别法与普通法这样一对相对抽象的法学概念,没有受过专业的法律培训会很难准确理解。事实上,即便是这位患者的仲裁裁决,也完全弄混了这对概念。关于劳动合同的解除与职业健康体检,《职业病防治法》相对于《劳动合同法》才是特别法,而不是与此相反。

当然,如果患者并不特别在乎这官司的输赢,这样的问题拿来练手也无可厚非,只是不明白他何以在收到仲裁裁决后怨气冲天。

3

于是又想起昨天的事。

广东韶关某矿山企业的一位噪声聋患者老成,在企业里干了十多年,先干风钻后干维修最后调岗为保安,熟悉风钻工作的知道那行当粉尘大,湖南耒阳、张家界两地数以千计的农民外出广东打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风钻工收入高,这些湖南农民工便一个带一个地相继从事风钻工作,结果,钱没赚到多少,最后普遍患上尘肺,前两年为后续保障的事不止一次来深圳集体上访,闹的动静也是相当大。但老成做风钻工侥幸没患尘肺,耳朵却落下了毛病,2018年被确诊为职业性轻度噪声聋,随后企业裁员,准备裁掉老成,老成听了在职防院一同住院的病友建议,没答应,企业于是给老成穿小鞋,比如动辄记过,比如减少加班,最典型的莫过于不给打卡,甚至在老成要打卡时把卡机锁起来。老成不满,也闹过,找企业交涉,企业没理,找劳动监察大队反映,人家拖着也没处理,老成想我反正照常上我的班就是了,该找的找了,没打卡那是你企业不让打。结果,企业以老成三个月内累计18天没打卡为由辞退了老成。老成不服,申请劳动仲裁。仲裁员问老成是否存在没打卡的情形,老成回答是有没打卡的情形,但是是企业不让打。仲裁员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企业不让打呢?老成说没有证据,但事实就是他们把卡机锁了不让我打嘛。仲裁裁决出来,老成傻眼了:多次旷工,严重违反企业规章制度,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合法,驳回老成几乎全部诉求。老成不服,辗转找到我代理一审,开庭时因为时间冲突,安排了团队另一位律师去给老成开庭。但一审判决结果与仲裁裁决差不多。

老成自然不满,催着我上诉。昨天一整下午,我就在琢磨着给老成准备上诉状。

可是说实在的,老成被辞退这事,我也很替他抱不平,但在否定旷工这事的证据上,我有心无力。

我问老成,为啥不找单位交涉?

老成说我找了,没用。

我说那你为啥不找监管部门投诉?

老成又说我找了,没用。

我说那你就不处理这事了,他们不让你打卡你就不打卡了,那你怎么证明是企业不让你打卡呢?

老成说本来就是他们不让我打卡嘛。

我无语。

我很想说,不能你认为什么你就有理你就能打赢官司啊,你总得要做点什么吧,用手机录音录像不难啊,坚持要求企业为你提供打卡便利不难啊,企业不处理去找监管部门出面也行啊,再不济也得让监管部门出个书面材料给你你也才把凭据吧。

费了我一整下午的时间才勉强帮老成把上诉状写好,至于胜算,也只能努力看运气了。

4

职业病固然可怕,但比职业病本身更可怕的,可能是人们思维里的短视、偏执、懈怠与侥幸心理。

疾病已经上身,抱怨除了徒增心理负担,于事无补。

抱怨改变不了患病的现实。

抱怨也无助于避免生活滑向更糟糕的境地。

而积极的行动可以。

当我们的权益被违法侵犯时,我们需要行动起来,而不是简单地抗议几声。如果抗议不能阻止违法,我们还得投诉反映求助,如果投诉反映还不足以制止违法,我们就需要制作并保留相应的证据。

一句话,你的权利,在你的行动中。

而不是与此相反,简单应付,然后听天由命。(2020/1/4 23:3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10-2 01:28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