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查看内容

坚持自己的坚持——2020元旦走笔

2020-1-2 00:11|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026| 评论: 0|原作者: 管铁流

摘要: 坚持自己的坚持——2020元旦走笔12019年12月31日,上午,我继续着处理手头较急的事务。11月下旬开始,案件忽然猛增。先是有四五宗职业病个案委托,跟着是一宗14人追索加班费与被迫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集体劳动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坚持自己的坚持

——2020元旦走笔


1

2019年12月31日,上午,我继续着处理手头较急的事务。11月下旬开始,案件忽然猛增。先是有四五宗职业病个案委托,跟着是一宗14人追索加班费与被迫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集体劳动争议,很快,又是一宗数十人的职业病诉求民事赔偿纠纷,中间又还有三四宗之前案件的上诉,光是应付这些案件的程序处理,就够我和老刘两人忙活的,幸而老刘经验丰富,帮我分摊了大部分案头工作,但饶是如此,我依然应接不暇。

下午,近期一直在跟进的某公司因停产搬迁遣散数百员工引起的劳资纠纷,之前联系我的老炎忽然发来信息,他们准备另行委托律师处理。听到这个消息,我吃了一惊。因为之前近半个月的沟通中,他们并没提及要委托律师,而是一直在坚持直接和公司交涉,要求公司支付2N的补偿,他们也多次询问我的意见,想确认争取2N的合法性和可能性,我明确回复:有风险,毕竟公司是停产搬迁,而非无故违法解雇,当然因为公司毕竟不是注销、破产等原因,在未经任何协商沟通的情况下直接遣散,本身也还是有问题的,因此,争取2N的可能性并非完全没有,但综合考虑,建议直接与公司谈判更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贸然启动法律程序。对我的这一系列意见,老炎他们的反馈还是认可的,并表示如果走法律途径,会优先考虑我。何以忽然间就已委托了其他律师呢?再三问过,老炎答复:因为另一位律师明确表示:公司完全应该支付2N的补偿,如果走法律程序,肯定能赢。

想来颇为不爽。

倒不完全因为丢失了一单业务。本来手头的业务就够忙活的了,而且,这样一宗群体性纠纷并非职业病纠纷,因此,我倒并不在意不能代理。

但令我无法释怀的,是一宗并不复杂的劳动争议纠纷,我以自己多年的经验作出谨慎的判断,并如实告知法律风险和可行的建议,而这样无论从执业纪律、职业道德还是从基本的处事态度来说都完全正当的操作,在当事人那里,却完全抵不过一声“包打赢”的空头承诺,并且,我还很清楚作出这样并不严谨承诺的同行,执业不过五年。一个执业将近十五年的律师,在一宗并不复杂的业务竞争中,完败于一个执业不过五年的律师,如果真是因为专业落差,或者服务优劣,再不甘也还服气,但就因为一个明显有违执业纪律的空头承诺而赢得完全的信任,这样的结局实在难以让人接受。

但这就是结局。

我甚至为此很怀疑自己一贯的坚持。

甚至连跨年夜的热闹也提不起兴趣。

但睡过一觉起来,又忽然释怀了。

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莫管别人如何。

他愿意去打包票,自然也愿意接受被投诉被处分的高风险。

是你的终归是你的,别人抢不走。

不是你的,本来就不必是你的。

坚持你自己的坚持,早晚会有你的收获。


2

类似的困惑早已不止一次。

做职业病业务十年了,于业内小有积累,最初无人问津,后来应接不暇,再后来坚持标准,而同时期屡屡被同行恶性竞争,和相伴而来的坑骗患者,问过一些患者,明知不端,何以仍去委托?答复要么是我的标准太高了,要么是刚开始不熟悉同行。我也只能苦笑。

相比其他案件,职业病个案收费已是相当低廉,但就患者经济条件来说,我的收费标准确实不低,而和低价竞争的同行相比,我这标准简直太高了。

但我还是不愿自降标准。

我自己更清楚自己的个性,不想迁就,更不想降低工作质量标准,别人是别人,我承诺的事情,我总要尽力做好。而要做到能力范围内的最好,时间就必然少不了。时间占用一旦下不来,相应的收案数量也就上不去,有限的个案代理,单件成本自然也下不来。

这样坚持的好处是,我有充足的时间把每个案件吃透,并且还有时间整理和延伸思考,几年下来,积累的素材日渐丰富,最终在2018年11月出版了专著,用写书这种方式,把很多平时重复咨询的工作统一公开来,相信能帮到更多想帮而时间不允许的患者。

而这样坚持的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去年粤港澳律师运动会上,和一位广州同行交流,得知我是做职业病业务的,这位同行马上说,他有一位同学也是专门做职业病业务的,非常有名,也非常有钱,做职业病业务一年赚了好几百万。

他不知道我知道他说的是谁。

但其实呢,关于名利,关于专业,有不同的衡量标准。


3

本来是想写一篇《职业病律师网2020新年献词》的。既是应景,也是作为职业病律师网负责人无论是从行业还是从团队角度都需要做的工作。

但今年欲言又止。

因为个人业务和团队的三年调整,三年耽搁,我感觉今年再写这样宏大的叙事有些力不从心。

2016年中,因为小团队总不能稳定,想着“曲线救国”,先开拓其他领域,于是带着俩助理一起加入律所另一大团队。到2019年7月,时间刚好三年,三年中,职业病业务不再是我惟一领域,甚至特意进一步提高职业病业务的收费标准,目的就是减少职业病个案的代理。2015年一年曾代理近60宗职业病个案,到2018年下降到不到一半。

收入倒未曾见下降多少。

但精力的分配却明显变化,更多的时间投放到其他领域,比如政府法律顾问,比如律所管理、行业思考等,而对职业卫生安全领域的关注特别是深入思考的时间则大为减少,文章尤其难得一写。

直到2019年8月,深感业务方向的调整并不能让自己充实起来,反而因为职业病领域的关注减少而失去了很多持续精进的机会。于是决定重回职业病领域。


4

虽然关注不多,但2019年有关职业病的大变局依然印象深刻。

首先当然是国务院机构和职能的大调整,职业卫生的监管格局也出现巨大调整,十年安监监管,成绩有目共睹,一朝回流卫生部门,前景难料,比较不太乐观。但既然国家要在十年后重回故旧,自有其充分的考量,祸兮福兮,尚待时日,总体上当为乐观计。

贵航三医生案,经过社会关注,经过法律人的努力,最终无罪释放。这对职业病诊断鉴定工作,当可视为释放了相对乐观的信号:技术的归技术,法律的归法律。未有充分的证据之前,即使是刑事司法强权,也不应无端干预职业病诊断鉴定这一技术领域。

年末《基本卫生医疗与健康促进法》的立法颁布,再次强调了职业病防治的保障性,对用人单位的主体责任,再次明确不止是某种数据上的达标,而更进一步强调确保从业人员的健康。联系三年前实施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有理由相信职业病防治的未来,将进一步加重用人单位的防治责任和强化劳动者的健康保障。


5

未来已来。

职业病防治始终在路上。

职业病法律服务依然在路上。

于大时代中的小我,惟有继续坚持自己的坚持,假以时日,于私于公,相信会有足够的回馈。

相信时间的力量。

借此,顺祝广大劳动者安康,祈盼职业病病人安康!(2020/1/1 23:4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4-10 00:23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