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查看内容

南方科技大学职业病法律专题报告后记

2019-12-31 12:58|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984| 评论: 0

摘要: 法律与技术的专业思维冲突,又岂止是在职业病防治这一小众领域,但凡需要法律调整、规制的技术领域,二者的冲突都同样会存在,保持对专业外的知识、思维必要的尊重,既是一种学术的大度与严谨,更是一种治学为人的修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专业思维冲突,不止是职业病防治领域
——南方科技大学职业病法律专题报告后记

1
2019年12月30日下午三时。
南方科技大学理学院第一报告大厅。
完全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站在高校的讲台上,做一场有关职业病法律的专题报告。
自然,也更没有想到,前来听报告的,并非继续基础学习的本科生,而是从事科学研究的教职人员和确定了研究方向的博士、博士后。
老实说,当主持人张华娟老师介绍过今天的受众后,我顿时有点发蒙,因为担心,也因为莫名其妙的小兴奋。
本次报告,源起于和张老师的一次邂逅。那次,我受深圳市宝安区疾控中心主任朱志良博士的邀请,赴第二届宝安职业健康论坛作主题分享,会后,在众多的互“微”好友中,张老师的身份令我有点意外,以至于很长时间我都以为她是从事医学领域的教研专家,直到后来深入交流后,才发现她从事的领域虽然与职业安全健康不无关联,但并非医学专业。而张老师论坛当天即发出上南科大作分享的邀请,也让我简直“受宠若惊”了,南科大虽然是新起的高校,但甫一问世,其独特的治校理念即令社会耳目一新,能够在这样的高校作分享,并且还是一如我这样长期专注于底层法律维权的法律人去分享职业病法律这样似乎与自然科学不搭界的内容,确实是让人不无意外,为其独特,亦为其开放。
然而另一方面,我其实一直都有进校园作职业病普法讲座的心愿。我在专注于职业病法律领域的早期,即深以为职业病防治,需要尽早进入在校学生基础教育的范围,应该让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就意识到未来的职业生涯中是很有可能接触到种种职业危害因素的,虽然,众多的品学兼优的在校生尤其是大学生未来会有宽广的就业舞台,很多人未必会进入生产一线接触职业病危害因素,但在十数亿人口近八亿工作人口的超级大国,有幸终生不与职业危害因素打交道的毕竟是少数,绝对少数,而更多的青年人未来将不可避免地会接触到职业危害因素,此种彼种,或长或短。过往的经验中,大学生甚至研究生因为接害工作更因为对相关职业危害认知的缺乏而罹患职业病者并非罕见,至于数量惊人的职业病群体中,拥有中等以上文化程度的熟练劳动者亦越来越多,绝对文盲的比例已可忽略不计,但对职业病相关认知的绝对法盲却比比皆是。
有感于此,我早就想着有机会进校园讲讲职业病法律。也因此对张老师的邀请一口应承下来。
课件准备过程中,我多次跟张老师沟通,试图明确分享内容,毕竟是头一回上高校演讲,不指望满堂喝彩,但至少不至于令人反感,不然,后续更进一步的交流机会可就难了。

2
几经斟酌,我将分享主题确定为:《技术与法律:职业病防治工作中的专业思维冲突》。
确定这样一个主题,与最初设想的分享框架其实是有偏差的。
我之前想着面向在校大学生作职业病法律分享,更多还是在于基础法律概念和规则的普法宣讲。但后来考虑到前来听讲的都是从事理工类专业学习的学生,对于单纯的法律知识的宣讲,接受的兴趣可能有限,加之近两月来围绕职业病相关问题一直在与众多职业卫生专业技术人员唇枪舌战,总感觉双方的争论似乎从各自的出发点和逻辑规则看都没有问题,但一旦进入到具体的实际问题的解决中,分歧却势同水火,经常是在一个技术专家为主的交流场合,类似我这样的法律人很容易就会被逼到反科学的道德审判台上去接受无情地挞伐,而稍一冷静地反思,却不难发现众人之所忧所怒所斥者,其实是基于不同的经验与思维,并且尤其是专业思维上的冲突。
对这一分歧根源的逐渐深入的剖析使我发现,专业思维冲突不仅令法律人与技术人在讨论和处理职业病相关问题时针锋相对乃至时有不快,更令我担心的,是专业思维的局限对于职业病防治实务的操作乃至法律制度的设计都很可能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廓清职业病防治方面的专业边界,尽量避免专业思维的局限,应该是一个能令受众有兴趣也有内涵的话题。
再考虑到将要面对一群在校本科生这一天之骄子群体,兼顾兴趣与专业深度,我将课件分为四个部分:
一、什么是职业病——拟对职业病作科普和“法普”;
二、职业病与工伤的异同——法律制度上的差异,会更加剧职业病保障实务中的矛盾;
三、职业病防治工作中的专业思维冲突——主要围绕疑似职业病的界定与职业病诊断鉴定两个最易产生法律与技术思维冲突的问题展开,并以具体案例实证之;
四、职业病防治工作的展望——关于国家机构与职能调整后职业病防治工作的未来走向分析。

3
下午两点四十五分,我和助理小覃赶到会场,没人。
稍后,张老师过来,寒暄。过程中我才知道今天的听众主要是学校实验室的教职工和博士、博士后等研究人员。顿时有点紧张和小兴奋,毕竟要和这些自然科学领域的高级知识分子交流职业病相关问题,虽然是从法律角度切入,但技术问题也是报告的重点,真可谓班门弄斧了。不过,既然分享的目的就是要引起人们尤其是技术专业人员对职业病相关法律适用问题的正视,那么,越是层次高的技术人员,交流起来就应该越有价值,哪怕是出错现丑。
打定这一小心思,我也就放宽了心。
不知道是因为现场听众较少还是因为课件准备的不够充分还是其他原因,演讲开始后,我感觉原来准备的课件除了起结构提示作用外,大量的分享内容都在PPT之外,特别是围绕课件上设计的知识点举例时,引出的话题较课件本身多了许多。比如“开胸验肺”、“职业病”概念、疑似职业病、职业病诊断鉴定等。
内容的不断溢出,让本来只准备一小时的分享成倍增加,虽然开讲前张老师临时告诉我分享时间由原来的一个半小时延长到两小时,她甚至担心我准备的内容不够多,但没想到两小时下来,我想分享的内容还有很多都没能够展开。我自己都有点惊讶自己这么健谈了,呵呵。
上午因为儿子学习的问题去了趟他学校,沟通的时间长了点,赶回办公室处理两件急事后,留给完善课件的时间就很少了,以至于“必修课”午睡时间也只得取消,一路紧赶慢赶开车去会场,着实困顿。周末接连的篮球赛和小长距离拉练还没完全恢复,午修一少,下午本来是特别容易犯困的,没想到开讲之后话是越讲越多,精神头也上来了,一身汗透,口干舌燥,却依然欲罢不能。
分享的最后一节内容“展望”没能展开,却对“职业病民事赔偿”讲了不少,虽然这原本是一个更纯粹的法律话题,但我还是着重展开了设置民事赔偿制度的必要性、合理性和适法现状,我特别提到了正在处理的一宗上百人群体性职业病的案件,我想向与会专家们传达的观点很明确:无论职业病民事赔偿制度完善程度如何,其必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一个集中爆发百多人职业病的企业,无论其如何辩解现有制度不完善、自身防范如何得力,结论却毋庸置疑,这样的企业一定是存在明显的违反职业病防治法律规定的情形,而对这样的违法企业,如果没有必要的民事赔偿继社会工伤保险之外科以侵权之责,相信其负面效应将是恶劣的和显而易见的:没有了侵权责任的加持,也就没有了用人单位对职业病防治工作的主动配合,其他用人单位也将失去做好职业病防治工作的动力。
事实上,法律与技术的专业思维冲突,又岂止是在职业病防治这一小众领域,但凡需要法律调整、规制的技术领域,二者的冲突都同样会存在,保持对专业外的知识、思维必要的尊重,既是一种学术的大度与严谨,更是一种治学为人的修为与素养。
偶尔起身离场的听众,让本来就不多人的偌大的报告厅更显空旷,但目测了下,坚持两小时听下来的听众也还有二三十人。估计张老师怕我尴尬,主动解释说她原来负责化学系,如果是安排本系人员听讲人肯定会多,但她现在负责整个理学院的管理,不好去统一安排,所以听众就少了。但实际上,这样的现场已大大超出我的预期。职业病防治,小众话题,兴趣交流,能够坚持听我讲两个小时的,都是真爱。
因此,我是真心感谢并感动于南方科技大学特别是张华娟老师的这次分享安排,感谢并感动于那些不熟悉却能坚持听完分享的技术专业人士,为他们的包容,也为他们的严谨。(2019/12/31 12:3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7-11 19:43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