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查看内容

职业病诊断鉴定纠纷,一半因制度设计,一半由某些人的良知泯灭与装神弄鬼 ...

2019-12-13 10:50|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144| 评论: 0

摘要: 职业病防治工作,离不开技术专业人士,也离不开法律人,不同专业不同行业乃至不同职业之间需要的是相互尊重、理解和接受,而不是相反。不然,专业鸿沟不仅无益于职业病防治大业,也一定会损害到相关的从业者。隔阂只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因为担心自己医学知识欠缺,处理职业病防治相关纠纷时偏重法律而偏废了技术尤其是医学基础,因此一直想和技术专家多作交流,甚至打定主意做个小学生门外汉免不了的被人嘲笑。
但专业知识上我可以接受被嘲笑被误解的结局,却无法设想到另一种被污辱的局面。
出于对朱博士的敬重,对博士的信息一直非常关注,也因此对博士创建的QQ群、微信群乃至举办的培训、讲座都会尽力去参与,并且通过几年来的持续交流,也确实对一些医法冲突有了与从前不一样的看法。从而也逐渐意识到,职业病诊断鉴定纠纷,很多时候并非患者所单向理解的那样,被诊断鉴定专家有意无意地误了,事实上还是因为人类认知水平的局限。
但饶是如此,几乎从与技术工作者交往的第一时间开始,就总能明显感受到技术思维与法律思维两种不同人群不同思维之间的冲突,甚至可谓认知的鸿沟。虽然自己一再提醒自己,和技术专家们在一起交流,本来就是为了学习因而要多些谦恭多些自律,但几次三番的激烈交锋之后,我渐渐发现自己仿佛成了孤家寡人甚至过街老鼠,只要一出声,只要一站在劳动者的角度辩驳几句,轻则引来一片嘲弄,谓外行谓不尊重科学,重则招致呵斥,认为律师不外乎谋利甚至无视科学无底挑词架讼,这些我都忍了,毕竟师出异门,连思维模式都不在一个频道,相互间有误解是正常的。
但今天上演的一出我无法接受。
有感于近期常常困惑于职业病防治领域中的思维冲突,昨天专门写了篇小文《浅谈职业病防治领域的思维冲突》,目的是想藉此引起相关人士的正视,无论接受对方与否,至少要保持必要的尊重。写好之后,我先是只发在自己的网站“职业病律师网”和专门发布职业病方面信息的个人公众号“职业病法律”上,坦率地说,我甚至都没有勇气发到博士的微信群中去,担心自己承受不了可想而知的嘲讽和无端指责,真诚的、基于专业探讨的批评我是惟恐求之不得,自然不会抵触。考虑再三,问题总归要暴露,哪怕我说的不对,展示出来了,是非自有公论,于是,直到今天清早,我才斗胆将文章发去博士的微信群中。
反响顿起。
起初是某专家的批评,照样是指责我不了解诊断医生的想法,更多是自己的臆想,等等,有一向虽频频交锋但却理性、客观的粉总仍然坚持所谓“依法诊断”有违科学,也有某诊断鉴定专家指出拙文中还应注意临床医学的引入等等,总体来看,几位专家的批评都属于正常的理论探讨,也让我受益匪浅。
但莫名其妙地,某专家忽然话锋一转,发出一则自拟的“美丽的童话”,以某律师为拟例,设计了一套挺能煽动群体排斥的话术:律师从无职业苯接触史,该律师本就有生理性白细胞偏低,但依法力争到确诊为职业性苯中毒,后续治疗中因持续沿用苯中毒因而误诊误治,后设法在普通医院确诊为非职业性苯中毒,于是反过来状告职业病诊断医生……
我简直是被震惊了。律师、首先是我这个专门从事职业病法律维权的律师,在某专家眼中竟是如此的不堪,玩弄法律于股掌,任意出入只为利,大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意快意。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能够勉强接受技术工作者对律师的偏见和误会,包括将我视为行业标本横加指责,毕竟在一个职卫专业人士群体中,大众对我这个非职卫人士而且又刚好是个先定的头上有刺的法律人具有偏见是很自然的。理解需要过程,接受需要时间。
但我无法理解一个自称是某省级职卫监管部门的负责人、这博士那博士高帽加身的所谓资深专家,却对一个诚意求教的律师无端羞辱乃至诅咒,其意欲究何为?!
没错,我确无医学专业背景,但你的资深的博士的领导级别的专业知识难道不清楚一个律师是不可能存在职业性苯接触的这一常识吗?!你的高深的高逼的高冷的专业素养就可以无视普通人的常识,而任由你随意蹂躏,象捏泥人一样想涂点什么粪便泼点什么污水都可以的?!
你错了!
体制给你的优渥本应让你更能直面底层的疾苦,而你却全拿来装逼你的冷酷,还大言不惭地自诩专业、科学,就不要玷污了专业不要埋汰了科学,连基本的常识都可任意篡改,还侈谈什么审慎。
良知让狗吃了吗?
职业病诊断鉴定有纠纷很正常,毕竟是包含了医学与法律问题,如果分别厘清综合考量,再复杂的疑难也总有解决的办法,职业病诊断鉴定不是搞理论不是为了发论文攒资历,而是要解决血淋淋的现实纠葛,关乎着健康生死与企业兴衰,那么,医学的审慎固然不可或缺,但对法律问题的判断还须尊重法律的规定。是不是苯中毒,需要考量疾病的临床表现,也需要考量苯的职业接触史,完全没有接触史,怎么可能去确诊职业病?你以为律师都象你一个监管大员,无视法律,随意出入法律规定?!还“依法争取诊断为职业病”!你没有科学良知,不表示律师也都象你一样没有专业良知!
有这样的极端奇葩,小律师忽然明白了,何以总有这样那样的职业病诊断鉴定纠纷,那一半是因为制度建设尚在完善中,而另一半,更可能就是因为出了这样的奇葩诊断鉴定专家!
所幸,我所接触的大部分专业人士并不象这极个别的专家,而是理性的平易近人的。高贵,绝不是靠鼻孔往上翘,而恰恰是在低头恳谈的过程中于世人心中树起了无形的丰碑。
职业病防治工作,离不开技术专业人士,也离不开法律人,不同专业不同行业乃至不同职业之间需要的是相互尊重、理解和接受,而不是相反。不然,专业鸿沟不仅无益于职业病防治大业,也一定会损害到相关的从业者。隔阂只会强化误解,而交流才能润物于无声。
敬请自重!(2019/12/13 10:4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20-4-10 01:41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