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理论研究 查看内容

汇成事件法治观察之四:主体责任,无可替代

2019-1-25 10:19|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93| 评论: 0

摘要: 职业病防治实行用人单位负责制,与安全生产实行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制一样,发生职业病,用人单位均应承担主体责任,无可替代。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汇成事件法治观察之四——
                                               主体责任,无可替代

从公开的信息看,汇成事件确诊的职业病只有1例,而且是急性中毒,根据相关职业病诊断标准,职业性急性1,2-二氯乙烷中毒需要有“短时间内大量接触”这个必要条件,而作为一种急性中毒,并且还是中度中毒的职业病,用人单位圆骏公司是否确实只有这一例职业病,其使用1,2-二氯乙烷的范围有多广、时间有多长、用量有多少、接触者又有多少,这一系列的问题目前都无从得知。而安监对汇成的处理通报也只是因为发生职业病进而通过责任倒查发现汇成公司存在诸多违规情形的。
那么,问题来了:谁该对该例职业病的发生承担责任?
《广州日报》在安监通报一周后报道了该事件,媒体的表达是:“广州一家塑胶制品公司发生职业性急性中毒事件,原因竟然是职业病检测机构服务严重失实,而且该机构还是‘一犯再犯’。”等于是认为圆骏公司该例职业病的发生原因就是汇成公司的服务违规。
对职业病发生原因的认定首先当然不是媒体,而是行政主管部门,但安监通篇未提汇成的服务与该例职业病发生的关联,而外界无论怎么解读,最终都在有意无意地将汇成服务与发生职业病串在了一起。媒体的报道固然因为舆论影响的放大效应而让职业卫生业内人士耿耿于怀,一些职业卫生业内人士包括一些资深专家在反刍汇成事件过程中对安监处理的不满鸣不平,事实上也在先入为主地将二者直接划上了等号。对此,笔者在本系列观察二《发生职业病,究竟谁担责》中站在服务机构的角度作了侧面的回应,而关于涉案职业病事件的另一主角,也就是作为用人单位的圆骏公司,对该例职业病的发生,又该承担何责呢?
《职业病防治法》第三条规定:“职业病防治工作坚持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的方针,建立用人单位负责、行政机关监管、行业自律、职工参与和社会监督的机制,实行分类管理、综合治理。”
同样是第三条,《安全生产法》则规定:“安全生产工作应当以人为本,坚持安全发展,坚持安全第一、预防为主、综合治理的方针,强化和落实生产经营单位的主体责任,建立生产经营单位负责、职工参与、政府监管、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的机制。”
对比两法上述两条,“单位负责”是一致的,差异在于《安全生产法》明确提出了“主体责任”的概念,而《职业病防治法》则尚无此概念。
《职业病防治法》与《安全生产法》于2002年同一年开始实施,两法制定之初,均未特别将用人单位或者生产经营单位作为一个特定的责任主体进行突出,而只是在针对具体违法情形进行追责时出现;其后十年,职业卫生与安全生产的监管职权分别赋予卫生行政部门与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但在2010年时,国家对职业卫生的监管体制进行重大调整,卫生部门之外,安监部门开始介入。2011年《职业病防治法》大幅修正,职业病防治的用人单位负责制首次明确规定在该法总则,从而在体制大调、责任加重之外,从根本上将职业病的防治责任首要地和主要地归于用人单位,而在2014年的大幅修正后,《安全生产法》也首次明确了生产经营单位负责制,并进一步提出“主体责任”这一清晰、完整的概念,而此时,安监部门介入职业卫生监管领域已是第四个年头,从中央到地方的职业卫生监管体制,已基本完成调整。因此,至少从安监监管的角度,无论是职业卫生还是安全生产,无疑都是一致的强调用人/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制。
2018年《职业病防治法》修正之后,安监部门开始撤出职业病防治领域,职业卫生监管体制重又回复卫生部门统揽的格局。但监管体制的改变,并未影响职业病防治体系中用人单位负责这一根本设计。单位负责也好,主体责任也好,谁负责,谁就担责,应该是一个不言自喻的基本逻辑。
实行职业病防治的用人单位负责制,既然在《职业病防治法》总则中明确提出,在后面的分则中自然也少不了具体细化的规定。无论是前期预防中的设计立项与申报审批,还是劳动过程中的建章立制、资金安排、人员组织、宣传培训等等,包括职业病诊断鉴定中的安排配合、后续保障,直至在法律责任部分对应明确,《职业病防治法》的用人单位负责制是有了基本完整的架构和相对具体的责任描述。
具体到汇成事件,圆骏公司对案涉职业病的发生,又都具有哪些方面的可追责或者至少是可质疑的情形呢?
劈面而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圆骏公司究竟是否知道其生产环境中存在1,2-二氯乙烷?对此,圆骏公司的回复只可能有两种:一是明确承认其确有使用含1,2-二氯乙烷的原材料;
二是否认其使用含1,2-二氯乙烷的原材料,并列出原因若干。
对于圆骏公司明确承认其使用含1,2-二氯乙烷原材料的,接下来将有一系列问题需要圆骏公司解释:究竟是何时引入生产的,是否有依法向相关监管部门申报?是否有向包括案涉职业病病人在内的全体相关劳动者告知(包括口头的,更包括书面的)?是否有设置相应的警示标识?是否有提供相应的合法有效的防护设施、劳动保护装备?
请注意,这一系列的问题,对应的可都是《职业病防治法》明确规定的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任何一项没有做到,圆骏公司的违法情形即已确定。而对于已经确诊的职业病来说,这些违法情形的存在,无疑就是圆骏公司需要为此承担全部法律责任的命门。
但是,如果圆骏公司矢口否认或者至少不那么爽快地承认其工作环境中存在1,2-二氯乙烷,此时,圆骏公司还要为本公司发生的职业病负责吗?更进一步,他需要承担多大责任呢?
细究圆骏公司不明知其生产环境中存在1,2-二氯乙烷,可能的情形包括:
第一种情形是假装不知情。严格来说,这种假装包括了已经明知而假装不知,也包括了应该明知而强称不知,实际上是对行为人主观状态的细分,包括故意与疏忽两种。
显然,在本已明知有危害因素却矢口否认也就是故意隐瞒的情形下,圆骏公司是无法为其职业病的发生逃避责任的。
而在本应明知却一路否认有危害因素的情况下,也就是应知而未知的疏忽、过失状态下,圆骏公司还应该为其发生职业病担责吗?
第二种情形是确实不知情,出现这种情形,最可能的是原材料供应商提供了“合法”的假说明,在相关产品信息资料如MSDS中蓄意隐瞒了危害因素信息,并且获得了有关部门的批准,然后顺利供应给圆骏公司,这种情形理论上不排除,但实务中估计罕见,本文不去细究这种可能性的发生概率,只作一般性分析,即,假定圆骏公司的不知情是由原材料供应商的蓄意隐瞒所致,并且引发圆骏公司的职业病,谁担责?
对此,笔者认为,无论圆骏公司对其工作环境中存在1,2-二氯乙烷是否知情,只要有本单位员工因本单位工作环境被确诊为职业病,均不影响圆骏公司承担的主体责任。为什么?答案就是《职业病防治法》规定的用人单位负责制。
什么是职业病防治的用人单位负责制?通俗理解,就是你作为用人单位,你就应当对你所采用的全部原材料、设施设备乃至你所在地理位置、建成的厂房等等,举凡你所调动的一切有形生产资源,都天然地负有识别并确知其是否含有及具体含有何种职业病危害因素的义务,你可以自己明确,也可以自己没有或者无法明确,但你仍然要明确,怎么办?那就是向外界借力,向职业卫生技术服务机构借力,通过专业技术专业设备专业手段来识别、检测并评价本单位的职业病危害因素情况。而如果你没有这样做,只要发生了职业病,对不起,生产有风险,责任需自负。
果真如此,估计大大小小的老板要脊背发凉了。
对此,《职业病防治法》第三十二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对采用的技术、工艺、设备、材料,应当知悉其产生的职业病危害,对有职业病危害的技术、工艺、设备、材料隐瞒其危害而采用的,对所造成的职业病危害后果承担责任。”
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该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其实与笔者上文的表述存在差异。理论上,“用人单位对采用的技术、工艺、设备、材料,应当知悉其产生的职业病危害”,但人的认识能力终究有限,即使借助于专业力量,也并非无所不能,总有认识能力范围之外的职业病危害因素存在,而这,也正是世界各地职业病目录在持续调整而决无终点的理由。于是,法律在此加上了一个限定条件:隐瞒。隐瞒的前提是明知,或者应知而未知。而什么是明知,什么是应知而未知,绝非用人单位自导自演或者甚至由谁来配合导演即能实现的。有关明知或者应知的界定,将由监管部门来负责,如果因此发生争议,最终将由司法审查来判定。总而言之,有关职业病危害因素的存在与认识,既是一个理论和实际上都无法穷尽的技术问题,但在社会治理中,在职业病防治法律框架内,又只能而且必须是一个可以量化可以界定的法律问题,而绝不会是一笔“玄之又玄”的糊涂账。
这里,势必又要涉及职业卫生技术和技术服务机构了。但正如本系列观察二所述,圆骏公司向汇成公司购买技术服务,并不因此就当然地将其职业病防治责任推诿给汇成公司了。而无论汇成公司向圆骏公司提供的职业卫生技术服务如何违规违法,其均不应对圆骏公司发生职业病承担直接的责任,而只能是就自身服务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此外,如前所述,即使因为原材料供应商刻意向圆骏公司隐瞒相关危害因素,导致圆骏公司确实凭经验及基于对相关产品说明信息的信任而未能发现相关危害因素,在发生职业病后,圆骏公司仍需承担主体责任,至于对职业病病人补/赔偿责任,圆骏公司自可要求材料供应商就其隐瞒相关危害因素而承担相应责任,但亦不能因为原材料供应商的隐瞒过错而当然抵免其对职业病病人的补/赔偿责任。同样道理,在原材料供应隐瞒相关危害因素的情形下,即使圆骏公司已委托职业卫生技术服务机构进行识别、检测和评价,但因服务机构的原因未能发现相关危害因素,此时若发生职业病,圆骏公司的主体责任依然不会因为服务机构的服务缺陷而当然抵免或者转移,因为,圆骏公司需要对自己委托服务机构的失误承担不利后果。而因此产生的用人单位与服务机构之间的利害平衡,以及监管部门对监管方向与模式,将是笔者下一篇观察所要探讨的问题。
因此,职业病防治的用人单位主体责任,只能是自行承担,无可替代。(2019/1/25)

汇成事件网络信息及职业病律师的法治观察
初步法律分析:www.zybls.com/a/6661.html
法治观察之二:www.zybls.com/a/6671.html
法治观察之三:www.zybls.com/a/6681.html

法治华邦,人文天下。没有信仰的支撑与指引,越完美的法律制度,就越意味着反动。没有人文关怀的法律信仰,越精致的法律程序,就越意味着腐朽。
——管铁流律师
管铁流,广东华商(龙岗)律师事务所律师、合伙人,广东省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委员,深圳市律师协会宪法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深圳市人大常委会立法调研基地专家,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值班志愿律师。长期专注职业病法律实务与研究,著有《以案说法:职业病法律维权实务》(法律出版社2018年11月出版)
广东华商(龙岗)律师事务所,位于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龙福路荣超英隆大厦A座12层,总机:0755-89750818 直线:0755-89750830 手机:13715200303  
QQ:434469456  工作邮箱:guantieliu@huashang.cn    
更多职业病法律文章,请关注:
微信公众号:zybls365 “职业病法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19-2-22 04:38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