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职业病律师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职业病律师网 首页 律师手记 查看内容

职业病维权案件绝不简单!

2016-7-6 10:17| 发布者: 管律师| 查看: 1120| 评论: 0

摘要: 7月5日下午,我带着助理小尹一道去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照样是一宗职业病索赔案件。 不同的是,这是一宗“历史遗案”。患者老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深圳的一家宝石厂打工四年,后因工厂搬迁至惠州,老杨身体不 ...
本站全部文章凡未特别标注的,均为本站原创
欢迎转载,但请转载时注明作者及出处
7月5日下午,我带着助理小尹一道去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照样是一宗职业病索赔案件。
不同的是,这是一宗“历史遗案”。患者老杨上世纪九十年代在深圳的一家宝石厂打工四年,后因工厂搬迁至惠州,老杨身体不适,未随迁,几年后老杨被查出肺部病变,于是与其他数位同事一起上惠州找宝石厂要求做职业病诊断,几经努力,当地政府出面协调,并出具相关书面文件,老杨等人才在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做上了诊断,并最终诊断为职业性尘肺病。而此时,惠州这家后设的宝石厂也开始向海丰搬迁,搬迁过程中涉及要处理的职业病人及疑似职业病人逾百人。又是一番各方协调,患者们最终无奈签下了一次性“私了”协议,分别拿着10万20万不等的赔偿款散去。而老杨则是在稍早些时候与这家惠州的宝石厂签署了类似的私了协议。2015年,老杨感觉病情加重,再次赴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重新申请诊断,结果病情晋级,由原来的二期矽肺变成了三期矽肺。于是,在其他同样病情晋级的老同事纷纷通过诉讼推翻原“私了”协议另行获赔的时候,老杨也加入到要求原宝石厂的关联企业另行赔偿的诉讼行列。
而与其他老同事不同的是,老杨没有经过工伤认定程序。不是老杨没有申请,而是因为老杨2003年被诊断为职业病之初,原工作单位深圳那家宝石厂已被注销,没了单位,老杨申报工伤的请求被当地社保部门拒之门外。为明确劳动关系,老杨和同样遭遇的尘肺病人老李启动了法律程序,但官司一路下来,接连败诉,最后,老杨老李通过找到宝石厂的香港老板反复协商后,老板签了份赔偿保证,并最终通过当时尚在开业的惠州那家宝石厂签署了“私了”协议。而因了这份“私了”协议,老杨老李当初那宗诉求职业病赔偿的官司在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后,再审判决以双方达成了“和解”而认定争议已解决,故不改变原审判决结果,仅在事实认定方面,确认了老杨与深圳宝石厂及其香港投资方的劳动关系。
老杨本案诉讼对象主要是设于海丰的两家宝石企业,该两企业在此前老杨的数十位职业病同事的诉讼中已被惠州法院认定为人格混同,且与惠州宝石厂属关联企业,依法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本案中,该两企业认为老杨与此前成讼的其他职业病人不同,其未与惠州宝石厂建立劳动关系,故同类判决无法佐证老杨的诉求也应由该两企业担责,且老杨未被认定为工伤。
老杨则认为原深圳宝石厂先后搬迁到惠州和海丰,多份证据显示涉案多家企业间存在债务承继甚至人格混同,依法应承担对老杨职业病晋级后的赔偿责任。
    主审法官非常有耐心,仔细地听完双方特别是患者方不厌其烦地阐述,倘若同类案件搁在深圳中院,法官一早就发话了:“重复的意见不要说”,或者“你们说的我都知道了”, 或者干脆“提交书面代理意见吧”。
 这样的经历应该不是我一个人有,与老杨一同被安排在今天下午开庭并且先于老杨开庭的,也是同样与老杨所诉宝石企业有关职业病赔偿案,代理律师也同样是来自深圳,庭后交流中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顺便要说的是,先于老杨开庭的职业病赔偿案,当事患者雷某也面临着复杂的用人单位变动经历。雷某原来也在惠州那家宝石厂工作,后随迁到海丰,在海丰宝石企业干了一段时间后,跳槽到当地另一珠宝加工首饰行工作,后又跳槽到一家石器厂工作,若干年后发病,被鉴定为六级伤残,几经博弈,并以石器厂为被告提起了诉讼,劳资双方达成和解。2015年,雷某病情加重,职业病诊断晋级,于是再诉,这次是将原来的多家用人单位包括惠州和海丰的那三家宝石企业及首饰行、石器厂一并告上法庭。雷某的理由是,上次诉讼发生于2011年前,当时的法律规定只能找最后一家用人单位索赔,现在病情加重,相关法律修改后不再限制为最后用人单位,因此将原来工作过的全部五家单位一并告上。对此,在先的用人单位均表示无法接受。
我们收到的开庭传票载明的开庭时间是今天下午三点,午休时间驱车赶去法院,本已昏昏欲睡,雷某案庭审时我是一半心思听庭另一半心思进入补休,是以略略听了些庭审观点,小尹则一直在非常认真地观摩。返程中,小尹连连感叹职业病案件太复杂,一下午两个案件都不简单,听得人抓狂,主审法官也听得要打瞌睡了。
我想,除了那些劳动关系简明、职业病情不复杂、诉求更单一的案件,太多的职业病案件其实都非常复杂,从诉求上说,可能包括了劳动关系与劳动合同待遇争议、工伤相关行政诉讼、工伤保险待遇纠纷与侵权损害赔偿之争,从主体上说,可能涉及两个以上多的时候可能有五六家以上的用人单位,而多家用人单位之间还可能存在变更、关联、派遣、混同等等变幻穿插,从程序上说,整个职业病案件走下来,从诊断鉴定到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从仲裁到一二审和执行,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七八上十年,更不要说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律领域“规”出多门,稍不注意就会疏忽错漏。
何曾简单!(2016/7/5)
       
补:写完待发,忽然又想到,平常我会提供较多的免费咨询,一些患者顺便就提出,管律师能不能帮忙写个材料,诉状啊鉴定申请书什么的。这个时候很让我为难,不写吧,人家一路咨询过来,对你已非常信任,但写吧,确实很费时间,不说别的,单单是那些诉求,少则三五项,多的可以列出一二十项来,万一提少了,日后人家说:看!这还是管律师帮写的材料,丢东落西的!后来干脆一律回绝,只免费咨询,写材料得收费,我得对我自己拿出去的白纸黑字负责,但真向对方提出收费哪怕是按最优惠的标准提出收费,理解的会说声谢谢,再无下文,不理解的会认为你们律师动辄要钱,”不就写份材料么?!“再极端一点的就要喷了:难道你现在不收钱就……(此处省略一百字或者更多,反正说出来大家沤气,呵呵)
补这一节,不为别的,毕竟没谁强制我做什么,免费咨询既不是噱头更不是标榜,无非利用所学为有需要的弱势群体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如此而已。但凡事都有原则有限度,我一不吃皇粮二不吃黑食,自谋出路,最缺的就是时间。因此,刚开始业务少的时候,我也许能不厌其烦地解答某一问题,但现在事情越来越多,解答咨询时往往会有所选择,不可能见问题就解答,正因此,我才一直致力于创建网络咨询、互助平台如QQ群、微信群,目的就是让一些相对简单的问题通过病友间的交流就能获得解决;也更因此,我无法有足够的时间提供免费的文书撰写服务,即使有时交待助理完成,助理也是要付出劳动因而需要我这个指导律师支付劳动报酬的。
因此,恳请大家尊重我的劳动,珍惜我的时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会提供足以解决你问题的咨询服务,超出此限,恕难从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QQ|Archiver|小黑屋|职业病法律    

GMT+8, 2017-12-16 11:56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